科技

智慧养老市场辽阔,科技企业首先要知道什么?

2.特殊人群的一般需求。对于一些失能失智、无法自理的特殊老年人群体,对智慧养老需求较为强烈,具有刚性需求的特征。公办养老院价格虽低,但排队难进,民办养老院往往又将这些特殊人群拒之门外。面对这一群体,在医养结合方面具有明显优势的智慧居家养老模式市场空间较为广阔。

3.一般人群的特殊需求。目前,60周岁以上的均被称为老年人,但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平均寿命的延长、退休年龄的推迟,60-70岁的老年人成为老年人群体中的“年轻人”。加上50-60岁的“准老年人”,这两部分“未老”人群实际上将是未来智慧养老产业的主力服务人群。与“已老”人群相比,他们在信息获取能力等方面都会有所提升,而且这种提升与智慧养老产业的进一步发展相辅相成。因而,应该看到服务对象的代际特征及变化。

由于智慧养老产业一般性和特殊性的同时存在,要求政府、企业在布局产业规划时,既要考虑智慧养老作为养老产业的一般特性,又要考虑其需求的特殊性。同时,要将产业规划放在全局谋划的高度,结合智慧城市建设,夯实产业发展的前提,积极推动传统养老产业和健康产业的转型。

 二.智慧养老的利益相关者更加复杂凸显政府协调难度

利益相关者三方在社区智慧养老中的权利和利益分析

从上图可以看出利益三方目标不一,相互矛盾博弈。政府既需要履行政府职能,向社区老人提供优质服务,又需减少财政支出,缓减政府压力;企业既想要通过参与提供公共养老服务获得良好社会口碑,同时又必须实现企业利用最大化;老人则希望以最低的代价获得最优质的服务。

总之,目前智慧养老企业来源庞杂,且多采用交叉补贴商业模式,经营范围涉及较广,老年人多元化、多层次、多样化需求还需线上与线下无缝对接,由于针对对养老专业服务的老年长期护理保障制度尚未建立、鼓励个人养老储蓄的税收递延政策尚未落地、养老投资的税收减免政策缺失 、部分养老领域的医疗服务项目未纳入医保范围等因素,市场势能还有待进一步放大。

虽然已初步形成互联网入口、场景优势,但还需塑造体验层次感并开发与之相对应的产品;同时借助社区公共空间形成用户黏性,提升智慧养老产业核心竞争力。

对于企业而言,需要政府在以下方面积极回应:

一是要打破智慧养老企业进入养老领域的政策壁垒。目前养老服务是公共物品,养老服务的提供者应该是政府或者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形式而成为供给方的企业,目前面临的障碍之一就是注册难。想要进入养老领域,或成为政府采购清单的合格供应商,或注册社会组织。否则在招投标过程将无缘进入被采购名单。

腾讯研究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