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安防巨头海康威视走出舒适区

把员工的行为动作数据上传到海康的AI平台后,再配上智能摄像头,就可以做到对错误操作实时报警。这也需要一个磨合的过程,“一开始会经常误报,漏报,随着一次次调试,这套设备就会越来越智能”。

黄少峰预计,这套方案成型后,一个车间可以减少3名-5名员工,而海康给出的方案报价低于5名员工的成本。

之所以能够给出相对较低的报价,是因为海康威视最新推出的AI开放平台及其配套软硬件产品,大大缩短了产线标准化操作这种碎片化智能应用的开发时间,并大大减少了运维工作量,从而有效控制方案的整体成本。

为了发展更多客户,海康还在积极推动与产业链上下游的合作。

2018年3月的AI Cloud峰会上,海康宣布已经与微软、Intel、NVIDIA、浪潮集团等十几家企业展开合作。2018年6月7日,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董事长陈永正宣布结盟海康威视,将视觉技术应用于工业互联网。2018年6月12日,美的集团与海康威视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在智慧家居、智慧零售、智能制造、工业物联网及机器人自动化、人工智能等方面开展深度合作。

海康威视如果只甘于做一家硬件设备商,注定会在技术变革时代丧失话语权,它的选择是主动走出舒适区,但走出去之后,海康面临的是更复杂的竞争局面。

新竞争局面

2015年,以人脸识别技术起家的旷视科技想找新的出路,当时旷视90%的收入来源于金融行业,想要跟上融资节奏,必须扩大收入来源。

人脸识别技术既然能用于身份识别,用在安防上自然而然,旷视科技CTO唐文斌此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提到,为了加快进度,他们直接在杭州成立了分公司。

杭州是中国安防行业的核心,海康威视和行业季军大华股份(亚军是德国博世)均在杭州,旷视科技从海康和大华直接挖人来组建新团队,一位已经从海康离职加入AI初创公司的人士透露,来挖人的不止旷视,几乎所有想布局安防领域的科技公司,都在挖人。

除了初创公司主动选择竞争,还有一类公司,自出生起就是带着AI安防使命。

2014年,云天励飞在深圳市龙岗区注册,龙岗区公安局直接给需求和订单,就人脸识别解决方案的试用展开合作。

在全国范围来看,深圳公安是智慧安防领域的排头兵,一位负责对接安防公司的深圳警官告诉记者,一直以来他们采购的都是海康和大华的设备,但在数据的处理、分析等智能解决方案上,他们选择培养自己的力量。

借着深圳政府的东风,云天励飞发展迅猛,2017年3月时,对外宣称估值已经达到100亿元人民币。而旷视、商汤、依图、云从四家公司的估值,总和已经到达150亿美元。

相关主题: 安防 海康威视
财经杂志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