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安防巨头海康威视走出舒适区

主动走出舒适区

2006年,博士毕业的浦世亮加入海康威视,担任算法工程师。浦世亮读博士期间主攻的方向是智能图像处理,毕业后他发现使用这一技术的公司屈指可数,今天算法工程师的身价一路水涨船高,但在当时,浦世亮一度担心找不到工作。

2006年浦世亮和另外两名算法工程师组建了海康威视的算法团队,开始了一段寂寞的研究历程,直到2018年3月的AI Cloud生态国际峰会上,海康威视发布AI Cloud框架,才让外界了解到海康威视的AI战略。

如今,浦世亮已经担任海康威视研究院院长。

相比不少AI公司直接从名校或是海外科技公司挖人,海康的AI团队几乎都是内部培养,并没有看起来很光鲜的背景,研究的方向也以实用性为主。

技术落地时,实用性是最关键的指标。各个细分领域在使用AI技术时,要求各不相同,例如,自动驾驶领域对准确度要求极高,出现一次事故对一家公司来说都可能是灭顶之灾,医疗领域同样要求高精准度,而安防对识别准确率的要求并不极端。

一位警方人士告诉记者,公安日常使用的安防技术,能够达到85%准确率就已经足够,“你如果告诉我你能做到88%,但速度要慢一倍,我还是会选85%的那个”。

这让海康在安防领域优势明显。安防是一个大行业,涉及大量的场景,包括交通、写字楼、学校、社区等等。“海康的能力在于能将所有安防里的细分场景,都做到80分以上,而其他的AI初创公司,号称能够做到90分以上,都是在某个单一场景下。”AI公司一览群智CEO胡健告诉《财经》记者。

海康的物联网解决方案已经开始落地。

杭州澳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药品冻干CMO(委托加工)公司,主要生产冻干粉针剂。制药类企业最关注安全和品控,澳亚公司董事长黄少峰一直致力于通过提升IT化程度来提升安全和品质,包括MES、ERP等在内的IT技术,他都用在了车间管理上,但他觉得还是不够。

制药厂生产线的改造重点在于用自动化替代人工,并能够追溯工人的每一个动作。只要有人操作,错误就不可避免,而制药行业,尤其是针剂类药品,不允许出现任何瑕疵。一旦后续的抽样检查中一支药品出现问题,同一批的所有药品都要直接销毁。

“只要一批药不合格,6000万元就打水漂了。”黄少峰说。

黄少峰在与同行聊天时偶然得知海康威视在做制药车间的智能化改造,澳亚距海康威视总部仅半小时车程,黄少峰告诉记者,“之前我只知道海康是做视频监控的。”

相关主题: 安防 海康威视
财经杂志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