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裁员、欠薪、破产阴影下,直播路在何方?

“2019年头部公司拓展新业务或拓展新市场,是必要的选择”,张毅告诉记者,否则他们很难延续增长性。但这两条路都有压力。在竞争激烈的环境下,新产品如何脱颖而出是个难题。在海外市场,仅海外支付环境的不完善,就会对直播这种靠打赏为主的模式造成压力。

此外还有一件重要的事,张毅提醒直播平台一定要重视监管环境。“不要再走刺激荷尔蒙的路线,否则会很危险,”他认为,前几年直播监管环境很宽松,是因为直播平台太多了,管不过来。但行业洗牌至今,监管部门可以重点监管几家头部平台,“监管会不停的加强,这是必然的。”

最近几年,每年都有大事件。去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今年是建国70周年,明年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后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在这样重要的年份,直播平台“不出事则已,出事就是大事。”

经过了风口的吹捧与寒冬的袭击,头部直播公司活了下来,并且活的还不错,在新的一年,他们寻找新机会。张毅依然看好这些头部公司,他们每年的净利润依旧丰厚,现金流始终充沛,“这种积累是很重要的,即使新业务不顺利,也不影响根本。”张毅认为,这些公司现在应该开发一些能与直播能力结合的互动型娱乐型产品,“在合规的前提下,走的更快一点”。

几位公司直播从业者也在期待新的机会。就像做陌生人社交起家的陌陌当年受挫快要退市时,突然遇到了直播的风,从此借力翻身。下一个可以与直播能力相连并且前景远大的风口,也可能开启直播的另外一扇门。只是这股风到底是什么,目前谁也不知道,他们还在寻找中。

对于非头部直播平台,则期待着资本市场上的好消息,否则很有可能出现更多的李纯和韩冬。采访那天,李纯离开熊猫直播北京公司,放弃讨薪准备回家,他告诉记者说,欠薪5万元以下的签约主播基本都选择放弃了,“北京住宿太贵,耗不起”。

韩冬则在专心找工作,现在市场环境不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合适的。韩冬的同事中,有人连信用卡都快还不起了。他们下一份工作会是什么,现在还不清楚,不过有一点他们很确定:“肯定不做直播了。”

(应被访者要求,李纯、韩冬为化名)

相关主题: 路在何方
经济观察网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