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裁员、欠薪、破产阴影下,直播路在何方?

一位接近花椒直播的从业者告诉记者,花椒直播去年走了不少人。花椒直播曾经是周鸿祎寄予厚望的项目,有一段时间他几乎每天都要过问进展,去年花椒直播的百万赢家被叫停后,几乎见不到周鸿祎为花椒站台的身影了。

花椒直播与一直播、映客都是崛起于,2016年至2017年直播风口上的公司,三家公司在当时风头无两,竞争激烈,且都有独立上市计划。最终的结局是,映客于去年赶上了上市末班车,借助上市募集资金10亿港币以上,独自活了下来。而一直播与花椒没能上市,也没有再融到钱,去年9月,一直播被新浪微博并购,现在没什么大动静。去年6月,花椒直播与六间房合并,新公司CEO刘岩,是六间房的创始人。“2016年打开花椒,到处都是好看的小姐姐,现在打开花椒,主播们颜值比之前差了一大截。”上述接近花椒直播的直播从业者,这样评价当下与之前的情况。除了员工离职外,花椒也出走了很多主播,离开的主播一些去了其他平台,更多主播不做这一行了。

比数据下滑更可怕的,还有数据造假。在聊到韩冬的公司曾经公布的300万用户,50万日活,10万签约主播等数据时,韩冬直接否定,“都是假的。”按照韩冬的说法,一个直播房间几万用户,真实人数只有十几个人,房间显示的几万人,都是机器人刷的。

“刷数据的事在直播行业很常见,只是我们做的过分了一些,”韩冬说。

新的对手

开出租车的陈师傅一边开车,一边用快手看直播。他有个微信群,里面的好朋友一起看,还一起在快手直播买东西。“太费钱了,”开车过程中,他向记者抱怨说,每个月零用钱全花在直播上面了。他喜欢买一些手串,快手直播的主播360度全方位展示这些手串,他很快着迷。陈师傅买的都不贵,几百块钱一个核桃,还有几十块钱的手串,但持续购买也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亿欧公司副总裁由天宇十分肯定地对记者说,快手的直播业务被很多人小觑了。早在2017年,就有自媒体爆料,快手直播月流水大概在5亿元,去除分成给主播的收入,快手直播产生的月收入约为2亿-3亿元,直播也长期担任快手商业化主力。

快手之外,腾讯的酷狗直播、今日头条的火山直播、B站的直播业务等也在侵袭直播市场。去年上半年,腾讯音乐收入86.19亿元,其中直播收入占比超7成,大部分收入由腾讯音乐旗下的酷狗直播提供。B站最新财报显示,第四季度其直播和增值服务业务收入2亿元,同比增长276%。

相关主题: 路在何方
经济观察网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