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裁员、欠薪、破产阴影下,直播路在何方?

李纯告诉记者,他也听说过一些熊猫贪腐的事情,但自己并没有经历过。

“一地鸡毛”

李纯在熊猫的直播房间还在开着,他想站好最后一班岗,尽可能让粉丝跟着他一起去新平台。他已经公布了转去斗鱼的消息,但他内心很忐忑。

斗鱼最近几个月也坏消息缠身。2018年底,斗鱼深圳分公司海外部门裁员,斗鱼离职员工告诉记者,当时“上午还正常上班,中午就通知部门解散,”并且给的补偿“还不够过年的”。

今年2月底,斗鱼再一次传出北京团队大量员工被裁消息,斗鱼对媒体的回应是不予置评。“斗鱼负面消息我知道,但现在也不能判断是真消息,还是商业竞争的假消息。如果再出问题,也是我们没法预料,更没法控制的问题。”作为主播,李纯表示很无奈。

在直播产业链上,大主播动辄身家数千万甚至过亿,但对于大量中小主播而言,却身处底层。此次熊猫破产,李纯加入了一个200人左右的主播讨薪群,他们想通过合法合理的方法要回工资,但目前没有一点成效。即使来到熊猫直播公司门口讨薪,也只有人负责解约,没有人关心他们薪水的问题。

更令李纯难以接受的是,他觉得被熊猫坑了。去年12月,他和熊猫新签了一份合同,这份合同事后被律师认为是霸王条款。最终,旧合同期间的工资都拿到了,但12月之后的钱,都被拖欠了。“感觉熊猫破产是行业下滑的迟早的表现,只是熊猫内部人员在破产之前做了一波操作,又圈了一些钱,并且还把合同做的无懈可击,”李纯告诉记者,像他这种12月份以后签约的,合同都和以前的主播不一样,是三方合同,“官方告诉我,乙方经纪公司是官方的,只是为了避税。群里人都笑称,这就是熊猫要‘割韭菜’了。真出问题了,熊猫把乙方推出来,我们就没办法了。”

经历过2016年高峰期后,直播行业在过去两年增速下滑。艾媒数据报告显示,从2016年到2018年,在线直播用户数增长率持续下降,从60.6%下降到14.57%,用户数量趋于稳定,直播行业的市场逐渐触碰到顶点。

提供直播平台数据的直播观察网显示,从2017年8月到2019年初,除了一些头部平台,许多中小型直播平台的开播量和日活跃主播量都在不同程度下降。熊猫直播2017年8月的日活跃主播量达1.2万,2019年2月只有3700人。触手直播在2017年8月的开播量达79万,2019年2月为59.8万。花椒直播在2017年8月的开播量达51万,2019年2月为4.5万。

相关主题: 路在何方
经济观察网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