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裁员、欠薪、破产阴影下,直播路在何方?

风来时,猪都能被吹起来。风过后,谁在“裸泳”浮出了水面。

内忧外患

韩冬想起公司的过往,处处充满了“漏洞”。

这家直播公司成立于2016年,2017年初获得2亿美元融资,同年带着旗下签约主播参展戛纳电影节。2018年APP因内容涉黄被下架,之后换了一个名字继续上线运营。直到去年12月,公司老板宣布不做了。

不做是因为,做不下去了。除了欠员工“薪水”,这家直播平台四处欠债,欠债对象包括主播、公会、各大供应商。去年8月23日,这家公司被海淀法院列为被执行人,之前,因在腾讯广点通投放广告欠款,被供应商微众梦想告上法院,法院判决偿还66.5万元。韩冬告诉记者,公司还欠过阿里云几百万,也被阿里云告上了法庭。

2017年年初,还有2亿美元入账,2018年却到处欠债,钱都去哪儿了?韩冬的同事告诉记者,这些投资的钱并没有全部运营到公司上,除了一开始烧钱做营销外,公司自上而下的贪腐行为严重,很多钱进了个人腰包。

韩冬告诉记者,一个没太多工作经验的普通运营,来公司一年,除工资外的灰色收入,加起来破百万元。公司高层也存在贪腐行为,公司经济状况已不太乐观时,有高层用买公车的名义买了3辆车,分别是迈巴赫、凌志、宝马。不久后,这3辆车转到了高层个人名下。“心思都不在做事业上,只想借着风口赚钱,”韩冬这样评价公司的倒下原因。韩冬的同事认为,2018年公司因涉黄被下架也是“分水岭”,原先,依靠一些不健康内容,公司能营收平衡,这些内容没了之后,收入骤减,又无法建立新的正常的商业模式,从而走向“死亡”。“如果本身的盈利能力不行,新融资又没有跟上来,很容易撑不下去,”艾媒咨询CEO张毅告诉记者,倒闭的企业在经营上一般都太顺畅。韩冬所在的公司就是如此,2017年融资过后,之后再也没有新的融资消息。

熊猫直播的破产,也是钱没跟上。自2017年5月融资10亿元之后,熊猫直播连续22个月没再融到新钱。一位直播上市公司从业者告诉记者,比起秀场直播,游戏直播平台的天价主播签约费、巨额游戏版权以及比秀场直播高出几倍的带宽成本,都是压倒熊猫的最后几根稻草。而且,熊猫不像斗鱼、虎牙一样有游戏领域排名第一的腾讯注资,作为游戏直播平台,这是很大的劣势。

熊猫内部也被曝存在贪腐和管理问题。3月7日,一份自称熊猫直播前员工的“揭发信”在微博流传,该员工称,熊猫直播互娱中心某位总经理在职期间,多次要求收取公会、主播贿赂金,按照公会流水收取2%至15%回扣。还通过举办年度盛典吃供应商回扣。就这封揭发信的内容,一位长期混迹在游戏直播圈的人士向记者确认,吃供应商回扣的事自己不清楚,但吃公会回扣,“基本是业内常态”。

相关主题: 路在何方
经济观察网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