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裁员、欠薪、破产阴影下,直播路在何方?

你是来讨薪的吗?”3月12日下午,守在熊猫直播门口的前台员工,看到记者后,脱口而出问出了这句话。

与前几天刚曝出破产消息时相比,熊猫直播办公室门口安静了很多,排队讨薪、讨说法的人,逐渐离去,但事情远未结束。

在熊猫直播当了1年多主播的李纯告诉记者,对于欠薪的主播,熊猫给出的说法是“没有负责人,”他告诉记者,之前超管在职时能协调解约,现在熊猫“连财务都没了”。他希望能收回他的几万元“欠薪”,但目前希望并不大。

3月6日,另一家直播公司十几名员工,把自己的老板告上了法庭。原因也是“欠薪”。这家公司员工韩冬说,公司欠了他们半年的工资了,老板已经转行,并且变更了公司法人,他们几乎无路可走了。

韩冬所在的直播公司,曾在2017年融资2亿美元,也曾是资本的宠儿。怎么就走到了如今这一步?他们自己也很迷茫。

倒霉的人,不止李纯和韩冬。去年底到今年初,一批直播公司倒下,其中不乏之前的明星公司,网易旗下的薄荷直播,A轮融资过亿元的全民直播,均已关停。再早些时候,星光熠熠的一直播卖给了微博,想独立上市的花椒直播选择与六间房合并。没能成为头部的直播公司,都或多或少遇到了问题,在游戏直播排名前二的斗鱼也频传裁员消息,几位斗鱼离职员工,也向记者证实了确有裁员。

业界质疑直播的声音逐渐增大,映客直播创始人奉佑生并不认同。他告诉记者,“现在头部的大平台现金流都很好,寒冬下,关注自身商业模式闭环和现金流,非常重要。”映客于去年上市,是头部直播公司之一,现金流良好。

艾媒咨询CEO张毅认为,目前头部直播公司是安全的,但非头部平台很有可能面临熊猫一样的困境。他所指非头部公司为,目前还没上市,或是还没准备上市的公司。他认为,非头部公司能否撑过去,“取决于这轮A股的牛市能撑多久,”他向记者说,二级市场够牛了,资本机构有钱了,才有可能把钱投给他们“续命”。

与互联网行业曾经的共享单车、区块链等风口相比,直播并不算最惨烈的。直播领域至今已跑出了几家上市公司,并且持续盈利,不出大问题,他们会继续活下去。但直播的故事深有借鉴性。2016年风口吹起来时,一年冒出上千家直播平台,融资总计过百亿元。2019年,除了几家上市公司外,倒闭、裁员、合并消息不绝于耳,就连开启“撒币”风潮的王思聪的熊猫公司,都走向破产结局。

相关主题: 路在何方
经济观察网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