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分账网剧的新机会:圈层、IP沉淀和亿级分成

“我们现在投入一部400万的网大,可能只能回收500万,做网大已经没有优势了。但网剧的赛道比较宽,投资回报比很可观,所以决定提前转向。”王柚陆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

另一些入局者则希望通过分账剧,在IP层面有更多的拓展和延伸。

耐飞联席CEO、兔子洞文化创始人卢梵溪认为,分账剧既采用网络电影的快速循环和检验模式,同时还可以沉淀IP,是介于传统影视内容和网络电影之间内容布局的重要一环。新圣堂影业联合创始人朱先庆也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表示,“一部剧少则几亿,多则上百亿的影响力是一个特别好的流量入口,为你的IP尝试、孵化、转换,包括对观众、对题材的探索,广告的植入都是很好的机会。”

几年间,分账剧的天花板迅速被推高。根据新圣堂提供的数据,其两年前在爱奇艺上线的《花间提壶方大厨1、2》目前已经累计获得了超过7200万元的分账票房。

这背后是视频平台不断增加的会员数量和会员收入。根据爱奇艺2018年财报公布的数据,截至2018年12月31日,爱奇艺订阅会员规模达8740万,而这一数字在一年前还仅为5080万。同时,早在Q3时爱奇艺的会员收入就已经超过了广告收入,成为最大的营收来源。行业中,腾讯视频、优酷等主要视频网站会员数也均在高速增长。

但不少影视公司依然有着自己的顾虑。新片场影业总裁牟雪告诉记者,由于单部时长更长,用户选择分账剧时的机会成本会更高。此外,网大与院线电影存在渠道、题材的差异,网大可以作为院线电影的一种补充,但分账剧却要直接跟平台上其他的自制剧、版权剧一起去抢夺用户时间,竞争环境更加激烈。

另一方面,由于分账剧的发展尚处于早期,虽然不断有作品刷新分账纪录,但更多的作品甚至未能收回成本。“粗略估计,目前有九成的分账剧都在亏损。”卢梵溪说。

这很大程度上也是传统的头部剧集公司尚处于观望的主要原因。一方面,以目前主流视频平台自制内容为例,投资回报的风险主要由平台承担,影视公司作为制片方可以持续稳定地盈利,但分账剧却将风险转移到片方身上。另一方面,即便已经接近亿级的付费会员数,但分账数额纪录仍仅为千万级别,这与目前头部精品网剧动辄过亿的投入无法匹配。

“这也是为什么现阶段主要是网大公司入局的原因,在诸多与平台合作的内容生产方中,他们更需要新的机会。”一位网剧制片人表示。

三声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