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分账网剧的新机会:圈层、IP沉淀和亿级分成

早期入局者的逻辑

时间回到三年前。分账剧《妖出长安》在爱奇艺播出,在以500万元的成本拿下2000万元分账票房的同时,也让分账剧这一网络剧领域的新商业模式被更多方关注。

与传统网剧不同,分账剧不再由视频平台投资出品或买断版权,而是由影视公司完成从投资、拍摄,到营收的所有过程,其商业模式由toB变为toC。简单来说,分账剧的主要收入来源由原本的视频平台变为平台上的付费会员。

“不用制作团队或发行团队花时间去混圈子、搞关系等等。只要踏踏实实做好作品,这是我们对于分账剧唯一的需求。”耿聃皓说。

这一模式与更早之前的网络电影有诸多相似之处,因此不少网大领域的头部公司看到了机会。

“参考头部网大的发展曲线,当分账剧的投入金额、上线时间、用户基数都吻合的时候,就是我们需要的时机了。”映美传媒创始人、CEO吴延对《三声》(微信公众号ID:tosansheng)说,从2014年开始,网大头部作品的分账金额和数量都呈现迅速增长趋势,这也是映美传媒入局分账剧的重要原因之一。

吴延这一判断得到了市场的印证。公开数据显示,今年初映美传媒出品的《绝世千金》在爱奇艺上线后,跟播期37天内收获了3500万元分账票房。

在分账剧与网大相似的用户付费逻辑下,众多曾在网大领域建立内容优势的影视公司参与进来。包括映美传媒、麦田映画、新片场、新圣堂、兔子洞、奇树有鱼、超能影业等公司成为这一领域的早期入局者。

麦田映画最早关注到分账剧是在2016年。

当年,60多部网大因“制作或尺度”问题被下线,让麦田意识到单一业务的风险。“网大票房前十里至少七、八部都是妖魔鬼怪,因为你不打擦边球没法卖,卖不出钱。”麦田说,这使他决定将业务重心从盈利率更高的网络电影转移至分账剧。

“分账剧的题材前景也更可观。”麦田解释说,只要价值导向是正向的,分账剧可以有更多元化的娱乐题材取向。一年后的2017年,他执导的“古风言情”风格的《花落宫廷错流年》上线,获得投资回报比接近50%,2018年的《等到烟暖雨收》斩获跟播期3000万元分账票房,成为爱奇艺当年的分账冠军。

分账网剧《花落宫廷错流年》《花间提壶方大厨》《二龙湖爱情故事》 

同样是那一时期,决定转向的还有出于营收回报考量的超能影业。当时,由于网络电影“马太效应”加剧导致非头部公司的利润空间遭到挤压,超能影业CEO王柚陆从《妖出长安》的成功得到启发,推出了分账剧《半妖皇帝》,投资回报率达到200%。

三声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