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偶像公司招募骗局:6.8万包出道,十万演女二

根据另一位面试者姚楚提供的面试录音,自称星颜娱乐总监的面试官介绍,公司与艺人的合作模式分为免费的全约模式和收费的代理模式。代理模式虽然需要支付费用,但有着更高的分成比例和更短的合同约束期,只要艺人参与通告就能把费用赚回来。

总监头头是道、面面俱到的描述大大提升了宋依的兴趣,既能上综艺,又能获得收入。由于对这个圈子不了解,高昂的培训费用并没有让她产生怀疑。

在经纪人的催促下,宋依和姚楚都签下了三份协议,分别是《艺人委托代理合同》、《艺人影视制作合约》和《艺人通告告知》,并交了10万元,正式成为星颜娱乐的签约艺人。

其中,《艺人影视制作合约》显示,公司会为他们制作或筛选一部网大作品,并保证她们的角色不低于女二号。她们则需要承担网大的制作和宣传费用共计10万元,也就是说,面试中提到的需要个人承担的费用实际上是影视制作的费用。值得注意的是,《艺人通告告知》的甲方落款为超能影业。

曾处理多起练习生解约纠纷的米新磊律师表示,这种由艺人自己承担影视制作费用的合同在国内并不常见,不是一般经纪公司或培训公司所为。如果招募的人够多的话,收入会非常可观。一部低成本网大就可以满足大批人的需求。

而另一位以练习生身份签约了星颜娱乐的陈东对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明星资本论(ID:mingxingzibenlun)表示:面试过程和上述两位大体一致,从投递资料到签约这个过程用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不过由于钱不够,陈东只交了一半钱,对方称剩下的款项可以在之后的通告费中扣除。

几位受访对象都不约而同地告诉明星资本论,如果面试者对全约模式表现出兴趣,对方就会反复强调全约模式的限制以及代理模式的好处,引导面试者主动接受需要付费的代理模式。

“和我同时在公司的人里面,至少有一百多人都是签的付费代理模式。”宋依说。

“签约交钱之后,就没有人管我了”

然而,签了练习生合同、交了10万之后,宋依就发现一切都变得扑朔迷离,越来越多事情超出了自己的预期。

签约前关于食宿问题总监一直避而不谈,到了公司之后宋依才知道公司根本就不包吃住,每个人都在吃老本或是依赖父母接济。

同时宋依发现,公司安排的培训课程也并不多,“一天能有三节课就不错了。”大部分时间都是练习生们自己练习。所谓的小班课也随着更多签约练习生/艺人的加入变成大班课。到了暑假,一个班有时候有上百人同时上课。

而且,此前承诺的给她们提供的“走上大舞台的选秀节目”,其实只是面试机会。公司会不定期在群里发布面试通知,诸如《明日之子》、《下一站传奇》、《这就是街舞》等节目的招募信息,但宋依和姚楚说,公司只负责送去面试,造型妆发都需要自备。

相关主题: 偶像 日韩娱乐
source娱乐资本论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