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产业

7个国家18名科学家呼吁:暂停人类生殖细胞系基因编辑临床应用

全球应该如何看待“基因编辑”这项将彻底改变人类的技术?北京时间3月14日凌晨,顶级学术期刊《自然》(Nature)在线发表了一篇评论文章,来自7个国家的18名科学家和伦理学家呼吁:全球暂停所有人类生殖细胞系基因编辑的临床应用。

参与这篇评论文章的科学家包括麻美国省理工学院-哈佛大学博德研究所主席、创始人Eric S. Lander、加拿大达尔豪斯大学生物伦理学和哲学教授Fran?oise Baylis、博德研究所核心成员张锋、德国马克斯?普朗克感染生物学研究所的Emmanuelle Charpentier、美国斯坦福大学Robert W.及Vivian K. Cahill冠名教授Paul Berg等人。其中,还包括来自中国的中科院院士邵峰、中科院生物化学与细胞生物学研究所李劲松、中国社科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和北京协和医学院生命伦理学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主任邱仁宗、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魏文胜等人。

此外,《自然》还发表了编辑部评论、学术界观点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声明来共同支持这项呼吁。NIH主任Francis S. Collins博士代表NIH发声,“NIH支持全球暂停对生殖系基因编辑技术的临床应用”。

18名科学家和伦理学家在文章开篇即明确,呼吁全球暂停所有人类生殖系基因编辑的临床应用。所谓的生殖系基因编辑,即改变可遗传的DNA(精子、卵子或胚胎)来制造基因编辑婴儿。

文章强调,我们所说的“全球禁令”并不是指永久禁令。相反,我们呼吁建立一个国际框架,在这个框架中,各国在保留自主决定权的同时,自愿同意不批准任何临床生殖系基因编辑的使用,除非满足某些条件。

首先,应该有一个固定的期限,在此期间,不允许任何生殖系基因编辑的临床使用。这段期间将讨论技术、科学、医学、社会、伦理和道德问题,这些问题必须在允许生殖系基因编辑被允许之前加以考虑,同时,该期限还将为建立一个国际框架提供时间。

随后,各国可能会选择不同的道路。目前大约30个国家有直接或间接禁止所有临床使用生殖系基因编辑的相关立法,这些国家可能选择无限期地继续暂停或实施永久性禁令。

但是,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选择允许对生殖系基因编辑的特殊应用,但应该满足一些前提:公开考虑这项应用的意向,并在明确的期限内就这样做的明智性进行国际协商;通过透明的评估确定应用是否正当合理;并确定就应用的适当性在全国范围内达成广泛的社会共识。

澎湃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