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罗宾汉:起源》:不再受限于中世纪设定

除服装外,《罗宾汉:起源》的故事改编也含有很多当下时代的元素。

《罗宾汉:起源》剧照

罗宾汉是英格兰家喻户晓的侠盗英雄,是一位劫富济贫、行侠仗义的绿林好汉,至今已出现在无数的诗歌、文学、影视作品当中,内容基本都是讲述的罗宾汉带领着自己的同伴对抗邪恶的诺丁汉郡长及其他反派的故事。

在最新的罗宾汉题材电影《罗宾汉:起源》中,凭《王牌特工》系列打开知名的“蛋蛋”塔伦·埃格顿演绎了这位英雄。影片讲述的是年轻罗宾汉成为传奇侠盗前的十字军战士经历:他加盟反抗军进行起义,扳倒了腐败的英国统治政权。

相比之前的罗宾汉作品,该片最大的创新是走地理和时间上的“混搭风”。影片的英格兰气息不再突出,而是呈现出笼统的欧洲氛围;影片也不再局限于中世纪的背景设定,从发型妆容、服装设计、道具布景等方面,呈现出古今交融的特点。

另外,影片的故事改编也在各方面影射了当下时代的政治,比如原来的十字军东征、变成了赴中东打击阿拉伯恐怖分子;比如原来的劫富济贫、变成了反抗政府高额税收。

这种大胆的创新收获了有争议的评价,开画期间烂番茄媒体好评率仅为11%(现在涨到了15%),是2018年评价最低的大规模开画电影。这对票房产生了非常不利的影响。

《罗宾汉:起源》去年11月21日感恩节档期在北美上映,与迪士尼动画续集《无敌破坏王2》同周开画,周末三天收913万美元,仅排在周末榜第七。影片感恩档五天也仅收票房1422万美元。

影片最终的北美票房成绩约3千万美元,海外票房约5千万美元——其中战斗民族俄罗斯和罗宾汉的老家英国是最大的两个海外市场。截至目前,影片全球票房约8500万美元票房,而它的预算号称达到1亿美元——可谓亏本到找不着家。

影片尚未在中国内地上映,也未听说可能上映的消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虽不能下百分百的判断,但引进的可能性比较小了。

这样的口碑和票房成绩着实令人惋惜,毕竟影片有着堪称豪华的卡司阵容。饰演罗宾汉的“蛋蛋”塔伦·埃格顿,凭借2015年《王牌特工:特工学院》火遍全球,2017年续集《王牌特工:黄金圈》又延续了前作的辉煌。

片中饰演蛋蛋情敌威尔的詹米·多南,凭借《五十度灰》系列人气暴涨,成为全球少女心目中的男神。

虽然此前没什么名气,但她的父母都是响当当的人物——父亲是著名乐队U2的主唱Bono(原名保罗·休森),母亲是著名爱尔兰社会活动家阿丽·休森,U2多首歌曲都受她的启发诞生。

除此之外,影片还集结了奥斯卡影帝杰米·福克斯,以及《惊奇队长》饰演斯库鲁人领袖的本·门德尔森。导演是曾执导《浴血黑帮》的奥托·巴瑟斯特,而监制之一是“小李子”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

影片的扑街着实令人惋惜。此前,时光网采访了塔伦·埃格顿和詹米·多南,聊了聊他们最初为什么会接下这部电影、各自对于影片的看法。看完之后,也许你能以多一重角度看待这部电影。

一、“罗宾汉对公平正义的追求,能引起每一代人的共鸣”

时光网:你觉得罗宾汉的故事经久不衰的原因在哪里?

蛋蛋:我觉得是因为,坦白说,我觉得自私是人类的本性,这就意味着不平等永远存在,所以公民权利一直会受到侵害,所以我们永远会讲述公民权利受侵害的故事,这就意味着像罗宾汉这样的传奇故事永远不会过时。

詹米:我觉得它之所以被改编这么多次,顺带说一句,我觉得在我们之后肯定还会有人继续改编这个故事,是因为在其核心部分,这是一个关于追求公平正义,缩小贫富差距的故事,罗宾汉对公平正义的追求,能引起每一代人的共鸣,这也是它将继续经久不衰的原因,永远能让人产生共鸣,因为贫富差距永远存在,只要你追求的是减小差距、促进公平,就能获得观众喜爱。

时光网:你小时候最喜欢哪个版本的罗宾汉?

詹米:所有的都很喜欢,每个版本的罗宾汉都对我有影响,都有让我喜欢的理由,因为每个故事都不一样,我们的罗宾汉也和其他任何一部罗宾汉都不一样,对我来说,我是看着迪士尼的动画版《罗宾汉》长大的,而且我的孩子也很喜欢,《侠盗王子罗宾汉》电影上映时我印象最深,那时我十一二岁,当时这片子特别火,还有那首该死的主题曲,连续十六周占据榜首,看那部电影成了一段珍贵回忆,我很高兴二十五年后能亲自参演《罗宾汉》。

二、《罗宾汉》动作设计比《王牌特工》更写实

时光网:蛋蛋,你已经连续接演了不少动作片,本片的训练和《王牌特工》有什么不一样吗?

蛋蛋:看上去很相像,但《王牌特工》的动作戏很不一样,因为运镜非常讲究,你就像在和摄影机一起跳舞一样,很多转圈,很多大幅移动,有很多隐藏拼接——因为这个系列是以长镜头闻名。《罗宾汉》更加疯狂、粗野,动作设计更加写实

时光网:詹米,你如何看待自己饰演的威尔,他是一个天生的领导者,还是形势所逼?

詹米:两方面都有吧,他可能并不觉得自己是个天生的领导者,但是受到他人的怂恿,就发生了连锁反应,这在政界很常见,很多人并不想涉足政治,但是有些人建议你这么去做,他们聚集在你身边,突然间你就成了一群人的代言人。他们牢记要代表群众,为他们说话,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们渐渐脱离群众,开始关注自己的私利,尝到了权力的甜头,你只想继续往上爬,群众的声音也越来越不重要,你只为自己服务,很多政客都是如此,我觉得威尔也是这样。

蛋蛋:实在讨厌詹米这个人,让编剧多写一些摩擦。

时光网:本片有两位詹米参演...(一位是詹米·多南,一位是杰米·福克斯,两人的英文名字都是Jamie,中文翻译有所不同)

蛋蛋:我和詹米·多南的角色在剧本上原本是好兄弟,但我实在讨厌这个人,我是说詹米本人,所以我要求编剧重写剧本,让我们有一些矛盾摩擦,因为我真的受不了他这个人。

时光网:他们答应了?

蛋蛋:是啊,他们说我们也不喜欢这个人,不知道为什么观众这么喜欢他,我们很乐意给你们的角色加点摩擦。

时光网:你最不喜欢他的哪一点?

蛋蛋:我找不到一个喜欢他的理由。

时光网:塔伦说他找不到喜欢你的理由,我觉得难以置信,你们在片场是什么情况?

詹米:天呐,是的,塔伦和我关系很好,一拍即合,能在拍摄中交到朋友真的很开心,大家关系都很好,但是塔伦和我尤其好,我们经常互相整蛊对方,我们还把各自拖车上的名牌互换,然后他们经常敲错门。

时光网:片场有两个詹米,哪个最大?

詹米:你觉得呢?是拿过奥斯卡奖的杰米·福克斯,还是我?他绝对是最大的詹米,幸运的是,我们在片场的交集不多,因为我们的故事线是分开的,但是一起在片场的那几天,我清楚地记得第一天,他们说杰米能过来一下吗,我就过去了,他们说不不不我们找的不是你,我们找的是福克斯,好吧。但是他人挺不错的。

三、《罗宾汉》本质是爆米花电影

时光网:本片中有一句台词,他们恨我们的宗教,他们恨我们的文化,在你看来这部《罗宾汉》是否比其他版本带有更强烈的政治性?

蛋蛋:不知道,我倒真心希望它是一部带有政治色彩的惊险动作片,因为最早他们就是这么和我介绍的,罗宾汉本来就是一个带有强烈政治性的故事,因为它涉及到手握强权的人操控人民,为自己谋私利,所以这个故事肯定会有政治元素。

至于是否刻意强调政治,我也不知道,片中的政治元素是为了推动剧情发展,制造困境,这基本上是一个浅显易懂的故事,角色精彩,动作刺激,我不想把它宣传成是一部阿伦·索金级别的政治故事片,因为它不是这样的电影,你可以看到你想看到的东西,片中确实是有一些很聪明的政治元素,非常有意思,但是归根结底这还是一部爆米花电影。

时光网:本片是在匈牙利取景,你之前去过那里吗?它是否对本片的美学风格有影响?

蛋蛋:本片有意打造一种欧式美学风格,它并没有做的特别英伦风,所以本片很多角色并没有英国口音,这是我们打造出来的独特世界。

至于匈牙利对本片的影响,我们是在冬天拍摄的,那个时段的布达佩斯真的不适合居住,不是特别舒服的一个地方,无意冒犯,但是布达佩斯特真的太特么冷了,所以影片中每个人看上去都闷闷不乐,这可能就是它对本片的影响。这么说可能有点过分,但我说的是事实,布达佩斯特真的太冷了。

蛋蛋:一开始我拒绝演罗宾汉

时光网:据说你一开始的时候拒绝了(《罗宾汉》)这个项目,但之后又改变了想法。是什么让你改变主意的?

蛋蛋:实话实说,我一开始连剧本都没读就拒绝了是因为我确实有点草率轻浮,每一个可能的机会我都想试试但也会打退堂鼓。我拒绝的原因很简单,因为大概三年前刚有一部罗宾汉的电影。

而且你知道的,《王牌特工》系列对我来说意义非凡,我也不太想再扎进另一个大系列里面,除非我真的感觉很好了。但是在和奥托导演聊了他对于这部电影这个题材的想法和解读之后,我意识到这会是一个非常令人兴奋非常有趣的作品,电影的面向受众也比《王牌特工》广阔,因为《王牌特工》是R级片。所以之后我觉得这真的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也看过奥托导演执导的《浴血黑帮》,我觉得这部电影真的超级酷,他强烈的个人风格也可以运用到罗宾汉的故事里。

时光网:我也比较好奇你之前为拍动作电影受到过的训练和影响。让我们回到你的母校皇家戏剧学院(Royal Academy of Dramatic Arts, RADA)。学校里有开一些关于这种动作片角色所需要的动作、肢体性训练课程吗?

蛋蛋:完全没有。说实话我觉得这也是他们可以改进升级的方向之一。学校里有开电影课程,但是对我来说那些东西真的有点太流于表面了。靠,我这么说了之后RADA肯定不会再让我回去看看了(笑)。他们的厉害之处在于对表演的传统特质的解读和研究,这是很令人惊讶的。RADA教会你的重要一课就是你要学会去倾听,我觉得最厉害的演员们都是如此。

说到你脑中任何经典的表演瞬间,你都会发现看起来角色并不会思考他们正在干什么——他们的注意力都在其他东西上。

我们想看人们脱离自己、沉迷于所做之事,因为我们想要获得这种感觉——观察一种未经雕刻、未被影响的纯自然的瞬间。而RADA会教你去听去倾听,这是重要的一课。

所以我在表演的时候,我都会尽一切可能去倾听周围的人,进而给自己一些“惊喜”,因为当你的关注点没有放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你是会给自己带来惊喜的。

回到你的问题上来,我认为之前在学校获取的知识和技能都会运用到商业电影的制作中,但是你得在工作中学到如何去运用、管理这些知识和技能。当然这也是我工作了一阵子之后才意识到的。所以我希望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自负或者过于自信,但我在演员生活中的感悟就是有些东西确实需要时间耕耘才会有收获,而我很享受这一过程,也会很开心自己没有觉得这个事情有多么可怕。所以如果我有时候看起来有点趾高气扬,我也希望这不是很令人讨厌。从学校过度到职业生涯需要一些时间,你不可能在戏剧学校里面学到所有东西。

时光网:罗宾汉:起源》也是伊芙·休森第一次接演商业大制作的女主,她在其中扮演梅德·玛丽安。你对她印象如何?

蛋蛋:伊芙是一个超级超级超级能干的人,而且是那种天生的女主角。你知道的,如果她有一丝不安或怯场,这电影都拍不下去的。她表现得很好,非常非常有才华,而且我觉得她之前在独立电影和电视领域已经有非常好的成就了。

蛋蛋:衣服很现代,因为忘记做考证了

时光网:当看到影片中一些角色的衣服相当现代的时候我挺震惊的,尤其是这是一部背景设定在中世纪的电影…

蛋蛋:(打断)我知道,我们只是没有做考证,我们忘了这茬了(笑)。下一次再拍的时候我们会做更多功课的!(笑)

时光网:好吧,特别是本·门德尔森饰演的郡长的那一身戏服。

蛋蛋:是的。好吧,我觉得他那一身服装特别像我想象中盖世太保的着装。所有这些戏服都是一个叫朱利安·戴的人设计的,这位也是我迄今为止见过的最有才华的服装设计师了。我认为他真的是个天才。

我们刚刚还合作了《火箭人》,私下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我认为他的设计师非常完美的,而且每一个决定都是深思熟虑之后定下来的。当然与他合作也非常愉快。但朱利安最厉害的一点在于他很清楚,为了让演员更好地完成表演,他们必须要与衣服有一个“健康”的关系,要让他们感受到自己的角色确实会穿着这些衣服,你明白吗?

你不会花一整天时间穿一件你觉得非常不适的衣服,所以为了让你进入角色,你的戏服也必须要让你觉得满意。他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非常杰出。而且我觉得他为《火箭人》设计的戏服会让大家为之疯狂的。

时光网:你在电影里有一些骑马的戏份。而且我听说你与这些马有一些“特殊的关系”,是马?

蛋蛋:(笑)我和马有特殊关系?是的,我认为马很漂亮,但是我更愿意“远观”而不是骑在它们身上。我只是…你知道的,我不认为自己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演员。我撑过了整部电影,而且我确实有大量的骑马戏份。这事对我来说真的很有挑战,因为说句大实话吧,我真的挺怕它们的。是的,我怕马。它们是挺可爱的,而且我挺佩服那些与马关系很好的人的。但是我是真的挺怕它们的。所以拍完“马戏”我肯定会迅速逃离的。(笑)

蛋蛋:我现在年仅29岁

时光网:听说3月8日是你的生日对吗?

蛋蛋:是的,我现在年仅29岁。(笑)

时光网:生日快乐。你是怎么庆祝的?

蛋蛋:我喝了很多。(笑)我有俩好朋友叫Simon和Dalton,他们也是我的同事。Dalton是一个教练,Simon帮我开车,也帮我解决很多问题。要问起来他们俩就是我最好的朋友,他们俩昨天飞来纽约了,我们就一块去吃牛排并且喝了很多龙舌兰。(笑)

时光网:《王牌特工:特工学院》在你的职业生涯初期是一个商业上获得巨大成功的作品。这种成功会给你的职业规划带来什么不一样的认知和影响吗?你觉得自己接下来会有怎样的发展?

蛋蛋:我非常非常幸运。我工作也很努力,但是和很多人比起来还差了很远,所以我知道我自己太幸运了,但我还必须继续努力。我想要坚持工作下去。我很爱自己的事业,我也非常有热情。我希望自己做到很棒,我真的也会觉得自己在不断进步。这是一个让我非常兴奋的事情——感受到自己在成长,我喜欢这种感觉。所以我想保持这种状态,我会继续努力工作,努力进步,也希望人们会持续关注我。

时光网:你之前说过你的工作和生活都变得更加舒适自信了。你觉得这种改变会如何影响你之后的职业选择?

蛋蛋:这得从我个人说起。我觉得我二十岁这一阵子是了解自己,并从自己身上学习的时期,属于自己跟自己竞争。但是到了30岁就不应该这样了。三十岁这一阵子我得确定自己足够整装到可以去做想做的事情,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人,并且不把这一切搞砸。我二十岁这一阵子犯了很多错误,我觉得可能大家也都会如此。所以我希望自己三十岁可以更省慎更深思熟虑一些。

蛋蛋:拍《王牌特工2》之前非常有压力

时光网:投身商业大制作之后,你会有什么压力吗?

蛋蛋:我觉得压力会使人进步。没有压力才比较有问题,这说明你已经啥都不在乎了。与其说我更会解决压力了,不如说我现在更擅长面对压力了。我真正感受到非常有压力的一次还是在准备开拍第二部《王牌特工》之前。

当时我觉得自己真的已经不堪重负了,感觉自己可能真的没法继续下去了。但在我很诚实地面对自己之后,我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应付这些压力了,甚至开始享受它。压力会给我带来一些肾上腺素的刺激,我对这种感觉还有点上瘾。

我不太记得原话了,大卫·鲍伊说过“最佳作品都是在舒适区外完成的”。我觉得自己很喜欢这种拉扯自己的感觉,我最近在拍《火箭人》的时候也是如此。第一天的拍摄布景明明很舒适,但我非常紧张,觉得一定会是车祸现场。

时光网:能不能总结一下你是如何保护个人隐私的,特别是约会之类的事情?

蛋蛋:我觉得与其说我注重保护个人隐私,还不如说我有点过度分享了。我不觉得保持个人隐私生活很重要,真的。我刚刚结束一点恋情,这段关系持续了几年,所以最近我应该也不会和谁一块出来约会。

其实我也有点困惑,但我认为人们应该会更希望去了解、认识一个真实的我,而不是一个电影里的我。真到了那一步我会好好处理的,当然现在还没有这些情况出现。(笑)

来源:Mtime时光网

原标题:戏说不是胡说?古装片服装怎么这么现代

Mtime时光网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