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不止取消省界高速收费 收费公路还有望迎来这些变化

3月5日,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要“两年内基本取消全国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的目标。

在同一天的“部长通道”中,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为完成这一目标列出了明确的时间表:2019年将会主抓重点区域和重点省份,取消包括京津冀、长三角地区,东北、西南地区重点省份的省界高速收费站;2020年基本实现取消省界收费站的目标。

取消省界高速收费站是交通运输部从2018年即开始推动的工作,而按照2018年12月已经披露的《公路法修正案(草案)》和《收费公路管理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草案),中国收费公路还将在收费标准、收费期限、收费站设置方式等多个方面迎来变化,包括提高了收费公路设置门槛、取消了收费公路收费期限的明确限制、实施差异化收费标准等核心变化。

首先是在收费公路的设置门槛方面,现行《条例》规定的收费公路门槛是高速公路,一、二级路以及达到一定规模的独立桥梁、隧道,条例草案则明确新建收费公路只能是高速公路,停止新建收费

一、二级公路和独立桥梁、隧道,同时明确收费公路除出入口外,不得在主线上设置收费站。

其次是在收费期限方面,先行条例规定最长期限则为15-20年;对于经营性收费公路期限则为“一般不得超过30年;对于投资规模大、回报周期长的收费公路,可以超过30年。”,而条例草案中对于政府收费公路的收费期限并无明确规定,规定要“按照覆盖债务还本付息需求的原则合理设置。”

再次是在收费标准上,条例草案规定要明确车辆通行费收费标准确定因素,建立差异化收费、收费标准动态评估调整机制。其中考量因素包括债务规模、利率水平、交通流量等。不同地域的收费标准将会出现差异,并呈现动态调整。

交通运输部新闻发言人吴春耕在2018年12月21日的新闻发布会中表示这一修订是“基于‘用路者付费、差别化负担’的理念,创新收费公路制度,促进收费公路控规模、调结构、降成本、防风险、强监管、优服务,使公路事业发展能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

这一调整是否意味着整体收费公路的收费将会上涨?

交通运输部公路科学研究院公路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虞明远此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也不尽然,目前政策也在推动取消省界收费站等方式降低相关费用负担,但总体而言,由于目前公路建设、养护的需求和现有债务规模,收费公路收费下降的空间也不大。

按照交通运输部历年公布的《全国收费公路统计公报》数据显示,从2011年开始,全国收费公路就已经出现收不抵支的情况(全国收费公路收入主要是指通行费,支出则包括偿本还息、养护费用、运营管理费用等),此后5年收支缺口不断扩大,至2016年超过4000亿元。

相关主题: 民生
经济观察网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