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迎利好

直接融资占比偏低,制约着企业的成长,提高直接融资、股权融资意义重大。

为加强金融供给侧改革,“发展民营银行社区银行”、“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写入了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

“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导向,改革优化金融体系结构,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作政府工作报告时表示,改革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稳定发展,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改革优化金融机构体系和融资结构都属于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范畴。在构建多层次、广覆盖、有差异的银行体系中,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作用,可改善小微企业、民营企业和“三农”金融服务等领域的供给不足;在融资结构中,直接融资占比偏低,制约着企业的成长,提高直接融资、股权融资意义重大。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副院长董希淼称,在我国,民营银行等中小金融机构与民营企业有着天然的相容性,发展中小金融机构、增加金融供给主体,有助于填补我国大型金融机构无法或无力顾及的市场,从而优化和完善金融机构体系,改善金融服务不充分、不均衡等状况。

利好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

“这对民营银行来说肯定是利好消息,也是一种鼓励创新的信号。在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加和完善金融组织、市场、产品等方面的供给上,民营银行有助于推动银行业供给侧改革,充分发挥其鲇鱼效应。”一位民营银行人士称。

自2014年首批5家民营银行获批成立以来,目前我国已有17家民营银行。这些全部由民营企业发起设立的银行,在业务模式、客户定位、风控技术方面初步形成了自身特色。

而社区银行的提法出现在2018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会议称,要以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发展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推动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业务逐步回归本源。

董希淼表示,社区银行的概念不仅指银行在社区的分支机构,只要是服务地方实体的银行,无论是城商行、农商行、农信社、村镇银行,甚至一些民营银行都可以被视为社区银行。

董希淼称,近年来,我国采取切实措施,通过鼓励民间资本进入银行业来激发市场主体的动力与活力,在加强监管的前提下允许符合条件的民间资本依法发起设立民营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中小金融机构,努力构建多层次、广覆盖、差异化的银行机构体系,取得积极进展。民营银行、社区银行弥补了现有银行体系的不足,提高了金融服务可得性,对缓解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慢”发挥了积极作用。

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在3月5日的全国两会第二场“部长通道”上也表示,网商银行、微众银行,还有互联网小贷公司,贷款做得很不错,不良率也比较低。

曾刚认为,当下,在小微企业、民营企业、三农等经济薄弱环节,信贷需求量大,但有效供给不足。中小金融机构具有扎根深、决策链短、机制灵活等特点,随着监管要求地方金融机构坚守主业、回归实体并提出一些具体考核要求,在缓解金融供给侧不合理方面,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服务地方实体经济愈发重要。

“民银行和社区银行的发展方向,未来不仅是简单的数量增加,更在于创新上的提升。过去几年一些以互联网为特色的民营银行在服务小微、零售客户方面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曾刚认为。

董希淼称,从长远看,要缓解民营企业融资困难,必须采取更多措施,降低市场准入,优化发展环境,推动中小金融机构更好的发展。但与市场对民营银行等中小金融机构的高度期待相比,我国在民营银行准入、监管政策等方面仍有一定约束,民营银行市场竞争力还不够强。

“未来监管将在加大市场准入、拓宽负债来源等方面对民营银行和社区银行给予重点支持;监管标准也有望从推动其较快、健康发展的角度做适当放宽和调整,例如可以率先推进监管沙盒机制,允许部分民营银行在特定区域先行试点,通过金融创新实现更快发展。”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表示。

银保监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12月末,中国有银行业金融机构4588家,较之2017年末的4549家仅增加39家。其中,绝大多是中小银行。

提高直接融资、股权融资比重

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关于深化财税金融体制改革,另一亮点是“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

王青称,“改革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的表述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是首次出现,这将是2019年金融供给侧改革的一个重点,其中科创板的设立是重中之重。除试点注册制外,科创板还将从市场化发行、强化信息披露监管、市场化交易机制、放宽涨跌幅限制、严格的退市制度等方面完善资本市场基础制度建设,将成为资本市场改革的重要试验田。此外,年内创业板和新三板改革也有望取得突破。

“‘多层次资本市场’已为连续第7年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对比以往表述增加了‘稳定’字样,体现了对维护金融市场稳定的重视,即在做大做强资本市场的同时,要更好地平衡防风险和促发展之间的关系。”王青表示。

王青认为,“提高直接融资特别是股权融资比重”既是我国金融市场发展的长期目标,也有助于缓解当前民营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而强调股权融资则主要是出于稳定宏观杠杆率的考虑——与信贷融资和债券融资不同,股权融资不形成企业负债,不会增加微观和宏观杠杆率。估计在促进股权融资方面,除了进一步完善多层次股票市场外,天使投资、风险投资、创投基金、区域性股权市场等其他股权融资方式也将得到更大的政策扶持。

券商研究报告显示,我国的直接融资比例偏低。截至2018年末,我国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200.75万亿元,作为直接融资的组成部分,企业债券和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余额分别为20.13万亿元、7.01万亿元,占同期社会融资规模存量的13.52%。

曾刚表示,资本市场中,直接融资占比低,股权性资金、长期资金不足,会出现两个问题:企业从银行借钱、负债高,导致杠杆率较高;银行提供不了高风险的股权类资金,于是出现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资本市场发展的相对滞后,直接融资占比相对偏低,是中国现在金融供给侧改革受阻的主要原因,也是当下很多问题的根源所在。

曾刚称,资本市场的发展是个长期的过程,基础制度、多层次的市场完善需要久久为功,有效的推动直接融资占比提高是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要内容。

第一财经
相关新闻
显示更多 >>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