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王忠民:家族财富呈现三个维度的变化

家庭财富无疑是过去40年间财富聚集效应最醒目、最值得关注,也最值得致力的一个领域。

随着中国人口结构变化,以家庭为代表的财富结构变化催生了对金融资产的需求,同时,中国经济也在调整,正释放出新的活力。

2月28日,由中关村华夏经济学研究发展基金会和大成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主办的“梅花与牡丹家庭财富论坛学术研讨会”在北京召开,会议邀请资产管理行业的专家学者,共同探讨如何更好拥抱中国核心资产,助力长期价值投资。

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王忠民在会上表示,家庭财富无疑是过去40年间财富聚集效应最醒目、最值得关注,也最值得致力的一个领域。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中,王忠民认为,家族财富呈现出三个维度的变化。

第一个维度是“to C”的爆发。王忠民表示,在互联网时代到来的时候,大家经常用“to B”、“to C”、P2P诸如此类的英文表达,但在这些表达当中,如果再回望一下中国的改革开放、中国的财富发展以及中国家庭财富的聚集形式,就会发现2C恰好是家庭财富历史发展的写照。

以房地产为例,王忠民阐释道,今天居民财富当中70%甚至80%都在房子,过去没买房子的人一定后悔,当然有人可能更后悔没有用杠杆买房子,还后悔用杠杆没有用到最大最佳的比例,但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围绕着在中国“to C”端的城市化过程中,你能参与的角度、广度和深度,表现出的是C端的故事。

“可以用这样一个总结看这样一个维度,中国过去40年中,任何机构,任何家庭,任何个人,在C端中能不能抓住财富的主体故事和主体成长线路,有没有为这种主体的成长提供服务和获得场景等。所以,2C可以解释我们过去所有的财富现象,特别是从家庭的角度去看”。

王忠民认为,第二个维度是随着社会的进步,怎么能够把家庭的这种无限责任的财富,和全社会其他的相对于家庭而言的有限责任的东西能够架构出结构,这很重要。

王忠民表示,有限责任可以出现公司架构,无限责任也可以出现公司架构,无非是无限责任更多做的是家庭,家庭是最佳、最深度的合伙,而合伙制度用在无限责任当中就出现了中国社会这样的体系,“我们今天要反映得更多的是家庭作为一个传统的概念,哪些是适合有限的,哪些是适合无限的,把适合有限的责任剥离出来走向社会”。

王忠民表示,第三个维度是鉴于家庭财富已经积累到一定的规模、一定的数量,社会的财富管理制度体系发展到如今这样一个多维丰富的基本结构的状态之下,面对这种情况,什么样的机构可以提供最专业、最深厚、最低成本、最高效率而对它又是最负责任,还可以让财富不断增长的专业化供给,无非是提供这样的东西。

“围绕家庭财富管理的社会服务制度体系、投资服务制度体系,才是这个时代真正的社会制度成长发展的要害所在。”王忠民强调道。

每经网
订阅新闻电邮
技术支持 Investi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