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咚咚!北上广深猛敲国六“退堂鼓”,新标准对车市有何影响?

据了解,广州市决定将执行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的时间,从2019年3月1日调整至2019年7月1日,并设置2个月过渡期, 方便市民办理车辆登记上牌手续。

继北京、上海、深圳相继推迟执行“国六”之后,广州终于也敲起了“退堂鼓”。

据了解,广州市决定将执行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的时间,从2019年3月1日调整至2019年7月1日,并设置2个月过渡期, 方便市民办理车辆登记上牌手续。

届时,广州将与全广东同步,执行轻型汽车国六(b阶段)排放标准。

至此,包括杭州、海南、成都、天津等地在内,全国主要省市均将国六执行时间线统一到了7月1日。而被称为“史上最严”的国六,终于在业界的一片喝彩声中“推迟”执行。

国六到底是神马?

我们常称的“国六”,全称为《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并且分为a、b两个细阶段。“国六”原计划分别于2020年和2023年全国统一实施。但为了进一步防治生态污染,国务院在2018年6月27日印发《打赢蓝天保卫战三年行动计划》,提出部分重点地区可先行实施“国六”标准。

在具体标准方面,我国此前参考的一直是欧洲的法规体系,国六a标准与欧六标准严格程度相当,而国六b则比欧六更为苛刻。

相比“国五”,“国六”对车辆尾气排放的污染物标准作出了大幅度提升。例如:一氧化碳排放量相比国五降低50%、总碳氢化合物和非甲烷总烃排放限值降低50%。同时,“国六”的排放测试方法也进行了大幅度的改变。从过去更容易达标的NEDC,变更成为随机性更强的WLTC方法。

以上各位如果看不明白也没关系,一句话总结:就是“国六”标准比“国五”严格了许多许多。

更为关键的是,相比以往,但由于多个省市为了响应国家号召,纷纷选择了提前执行“国六”标准,这也直接导致了“国五”过度到“国六”较以往的排放法规升级时间缩短了很多。

在这样的“双重”压力下,“国六”对整个汽车产业的升级,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对于消费者而言,切换时间的不确定性甚至”提前“执行导致的市场供给混乱性,已经成为购买行为的制约因素,对车市消费极为不利。

新标准对车市有何影响?

新标准对汽车市场的影响,是方方面面的。其中首当其冲的,无疑就是二手车市场。

对提前执行“国六”的地方来说,新标准实施后,就意味着所有外地“国五”标准的将无法迁入。同时,由于当地市场几乎不存在二手的“国六”车型(一手新车也几乎没有几多符合“国六”),也就是说,假若标准太早实施,将令某些地方的二手车只能买卖当地二手车,从而造成车源大幅度减少。

伴随着可供流通的二手车源减少,原本“国五”二手车的残值率自然也将大幅度下降。毕竟二手车商收车后只能将“国五”车型卖向本地或其他未实施“国六”标准的地区,这对二手车残值率的打击是非常显著的。

不容忽视的是,“国六”的提前实施对新车经销商库存车辆同时也影响深远。

毕竟“国五”升级到“国六”涉及到重要零部件的升级,因而积压的“国五”库存车要不只能“回厂”升级,要不只能卖往尚未升级到“国六”的地方。由此对经销商造成物流、仓储成本的提升也是不容小觑。

对整车企业来说,升级到“国六”标准同样负担巨大。不仅涉及到相关车型发动机需要重新标定,导致车型研发成本提升,同时,满足“国六”标准的三元催化器等零部件的成本提升也所费不菲。

在此之前,据相关机构测算,如果过度时间太短,车企从“国五”升级“国六”所需要付出的单车成本接近2000元。这样的成本压力无异于让车企“雪上加霜”。

随着广州正式加入推迟“国六”执行的大军,“国六”这把悬在车企和二手车商头顶的这把“达摩利斯”之剑,终于没那么吓人了。消费者买车也不再被国六所困。

毕竟,2019年车市面临“寒冬”似乎早已是不争的事实,各地方政府这次顺应业界呼声,也等于从政策上为产业链条各企业“松绑”。

由此,换来业界的一片“喝彩”,自然也是情理之中。

盖世大V说
相关新闻
显示更多 >>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