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华润置地灵魂人物吴向东离职 唐勇成为新的掌舵人

在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下半场,唐勇将带领华润置地走向何方,尚未可知。

一场漫长的告别终于画上了句号,华润置地灵魂人物吴向东持续多月的离职传闻最终尘埃落定。

2月12日晚间,华润置地发布公告称,吴向东因个人职业发展规划辞任为本公司执行董事、提名委员会主席、企业管治委员会成员及执行委员会成员。

与此同时,空缺四年之久的华润置地主席一职也有了新的接任者。公告显示,唐勇获委任为公司董事会主席及提名委员会主席,以及不再担任首席执行官。

这是一场长达四年的交接。2014年11月9日,吴向东因“私人原因”辞任华润置地董事会主席职务,随后唐勇被推至聚光灯下,担任董事会副主席并主持董事会工作。

而就在2015年4月,吴向东低调回归华润,出任集团助理总经理,分管华润置地并担任执行董事,而董事会主席职位始终处于空缺状态。

虽然鲜少在公众面前露面,但作为幕后军师,吴向东在华润置地仍然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如今,伴随着吴向东的正式谢幕,唐勇也从董事会副主席升至主席,成为华润置地新的掌舵人。

回顾唐勇在后吴向东时代执掌华润置地的四年历程,其并不高调。其面临的环境与压力也并不轻松,毛利率下滑以及规模停滞成为摆在唐勇面前的两大难题,在经历了激烈拿地以及城市战略调整之后,如今华润置地迈入相对平稳的发展状态。

但是,在中国房地产市场的下半场,唐勇将带领华润置地走向何方,尚未可知。

 吴向东作别华润置地

1993年加入华润集团,2005年进入华润置地,吴向东在华润的职业生涯已走过25年。

吴向东在华润置地最突出的业绩便是缔造了地产品牌“华润万象城”。而万象城亦成为华润置地商业综合体的重要作品。

2000年,吴向东受命组建华润(深圳)有限公司,其中投资超过40亿港元的万象城购物中心成为深圳公司成立后的最大一笔投资。

2004年,罗湖万象城正式开业,在开业首年便实现盈利,并成为国内杆性购物中心。随后万象城迅速开启异地复制模式。吴向东也一战成名。

在负责深圳业务期间,吴向东还为华润获取了深圳湾体育馆、大冲旧改等项目,直至今日,这些项目依然华润置地贡献着业绩收入。

2013年,华润置地交接班,功绩显赫的吴向东从王印手上接下指挥棒,正式成为董事会主席。

针对华润置地逐年下滑的毛利率,吴向东开启了轰轰烈烈的“返城”计划,推出了重回一二线城市布局的战略调整。

好景不长,在执掌华润置地仅一年半后,2014年11月,吴向东疑因卷入宋林案,以个人理由辞任公司董事会主席职务。

半年后,惊险过关的吴向东在2015年4月低调回归华润,出任华润集团助理总经理,分管华润置地。

在2016年7月,副主席唐勇主持公司全面工作,同时设置联席总裁管理架构,联席总裁张大为、李欣协助唐勇开展工作,组成华润置地“铁三角。”

虽然避居于镁光灯之外,但在华润置地官方资料的排名中,他依然名列第一位,其后才是唐勇。

即使华润置地的具体工作都交由唐勇,但在一些业务规划中依稀可见吴向东的身影。

就在2018年6月,华润置地将旗下商业地产事业部从开发业务中剥离出来,调整为一级组织机构,形成总部大区–项目–商业地产三级管控,此举被视为商业地产分拆上市的第一步,而这一决策与吴向东的规划有着密切的联系。

从去年10月开始,吴向东离职的消息一直流传,但都未得到华润置地的“官宣”盖章。外界传言,吴向东即将担任华夏幸福总裁一职,一同加入的还有华润置地前CFO俞建。就在去年12月,俞建宣布加入华夏幸福并担任公司分管财务及融资业务的联席总裁。

对于吴向东是否加入华夏幸福一事,华夏幸福方面向记者并不知情,如有最新消息,会通过公告来发布。

 华润置地进入“唐勇时代”

就个体而言,吴向东与唐勇有着颇为相似的职业经历,虽然吴比唐大五岁,但两者在华润集团内部有着颇为相似的职业经历。两人都在1993年加入华润集团,都曾经任职于华润物业有限公司。

不同的地方在于,相比吴向东职业生涯的激荡坎坷,唐勇的发展历程更加平顺。

2002年,唐勇担任华润置地成都总经理。两年后,2004年,唐勇同时兼任合肥分公司的总经理。

2013年,唐勇进入集团核心领导层,被委任为华润置地有限公司执行董事、企业管治委员会成员以及华润置地有限公司的香港授权代表、董事总经理。

2014年11月9日起,唐勇被委任为董事会副主席,主持董事会工作并开始成为华润置地的代言人。

不过,在2014年底接替吴向东掌舵华润置地后,唐勇面临的经营压力也并不轻松。

从2011年,华润置地的毛利率便一路下滑,2011–2013年期间,毛利率分别为39.5%、 36.9%、31.4%。而在经历了一整年的人事动荡,2014年华润置地的毛利率更是跌至30.6%。

如何遏制住前几年投资三四线所带来的毛利率下滑的困境成为当务之急。

唐勇延续了吴向东提出的“返城计划”,从2015年开始,华润置地在重返一二线城市的过程中屡夺高价地,项目遍及北京、上海、武汉、厦门等城市。此举曾一度引发外界对华润置地资金压力的担忧。而在2016年,华润置地还进行架构整合并收回部分下放权力,聚焦核心城市。

幸运的是,赶上2015-2016年一线楼市上涨的好时机,华润置地在2016年成功跨入千亿销售阵营。

除了完成吴向东的遗留任务,如何使企业规模在自己执掌时得到进一步提升对唐勇而言也至关重要。

然而,华润置地的后千亿之路也并不顺畅。

2017年上半年,华润置地的合约销售额为632亿元,虽然实现了13.8%的同比增长,但增速放缓使得华润置地已经跌出了行业前十的位置。

就连华润置地一直强调的股东回报也不尽人意。2017年上半年,扣除投资物业评估增值后的核心股东应占溢利为32.5亿港元(约合27.6亿元人民币),同比大幅下降48.1%。

作为行业内的龙头企业,中期净利润的同比大幅下滑显然无法被市场接受。 唐勇在2017年中报投资者电话会议中作出检讨和道歉,其后经过下半年的努力,华润置地在2017年底保住了行业前十的位置。

在销售上,华润置地始终保持谨慎态度,“做到行业前十是力所能及的事情。”唐勇曾在年中业绩会上如是说。

2018年,在地产行业低迷的背景之下,华润置地交出了一份高增长的成绩单。数据显示,华润置地销售金额2107亿,同比增长38.46%。在克而瑞排行榜中位列第九位。

伴随着业绩的增长,华润置地在管理架构上作出了调整。

经过了四年多的等待,2月12日,唐勇被正式确立为董事局主席。除此之外, 2018年12月,李欣被任命为公司总裁,张大为特担任副主席。

综观其本身的规模水平和作为央企所拥有的各种优势资源,市场投资者显然对华润置地有着更高的期待。而唐勇领导“铁三角”能否会将把华润置地推向更高的行业位置,故事还在继续。

时代周报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