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归档

中信银行行长:信托理财等非信贷融资很强大但也很危险

中信银行行长朱小黄11月29日在《财经》年会上表示,信托、理财等非信贷融资已经在发挥着比广义货币供应量(M2)更强大的作用,这种作用既是可期待的,也非常危险。
朱小黄
  朱小黄援引统计数据称,截至三季度末,中国带有杠杆性质的非信贷融资已经达到50-60万亿规模,其中社会融资总量(92万亿)中的表外融资规模约贡献27万亿,包括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委托代理、信托代管、民间借贷等影子银行至少贡献17万亿元,国家银行的理财产品约贡献11万亿元。

  朱小黄援引另一组数据指出,在非信贷融资中,有资产支持的占23万亿,无资产支持的接近40万亿。而鉴于支持资产本身的杠杆化特点,朱小黄暗示非信贷融资背后涉及的债务规模已超过官方统计的50-60万亿规模。

  对于相关债务真正规模的估计,他在给出另一数据时暗示,可能已经达到86亿左右的规模。“同期规模以上企业盈利大概3.5万亿,债务是利润的24.7倍,”朱小黄说。(注:24.7×3.5=86.45)

  作为参照,央行此前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广义货币供应量(M2)余额为94.37万亿。这也印证了朱小黄所说的,非信贷融资已经达到接近甚至可能超过M2的水平。

  “任何时候控制住全社会的财务杠杆、信贷杠杆和对收益的贪婪欲望,是控制系统性风险、确保安全的可靠之举,”朱小黄说。

朱小黄其它发言摘录(演讲全文请点击这里):

  “只以利润为目标的银行必然是短期行为优先的银行,没有灵魂的物质化的单位,而并不是鲜活生动的有活力的企业,一味的追求利润最大化,我认为最终会毁掉这个企业。”

  “创新常常带来奇迹,而使人们为之迷惑。创新能够带来新的财富和财富神话,往往令人们为之向往,有很多故事很吸引人。但人们往往忽视创新所消耗的物质成本、规则破坏和机会成本,许多破坏是假创新之名造成的,稍有不谨其实得不偿失。创新是一种风险活动,需要计量算度以及运用博弈的原理,创新不是奇思异想,而是有逻辑的想象和成功的制造,有时候创新还不如守成,有时候守成而无创新则会毁灭。因此,创新是有条件的,有实际的,有概率的。”

  “创新绝对是一项严肃的投资,需要平衡全社会共同风险承担,以及承担这个风险的能力。有一些创新如果带来的风险窗口很大,要考虑后果的可能性。”

  “在功利笼罩下的浮躁与逐利、冲动和胆识表明经济快速发展和财富积累并不一定能使一个革命后的社会顺利地转型进入市场环境下的正常社会,企业家和银行家都需要停顿一下我们太快的脚步,思考一下我们跟这个有点脱缰的社会的关系定位。”

  “我们说一个没有目标方向和信念的国家或企业,一家银行,就像一个迷路的路人,当然一个迷路的人也可以前进,他只是没有未来。所以,银行家或企业家理念的回归正是在这样大的社会历史环境下的一个破题之意,传统的丧失在思维方式上来源于我们革命对保守主义的谴责,所以,重建保守主义的理念我觉得还是当今需要考虑的一个题目。”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财经时报(微信ID: businesstimes)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