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创投募集金额创历史新高 避免把VC做成小商贩

越来越多人惊叹于中国创新创业市场的“神奇”。

斯坦福大学计算机博士王孟秋曾先后任职于脸书、推特等世界知名互联网公司,几年前,他决定回国创业。目前他是北京零零无限科技有限公司CEO,从事机器人(无人机)的开发。

在王孟秋看来,在中国创业,特别是在这里开发和落地产品,比美国更容易,而且杭州有着类似硅谷的人才库。2014年,他把公司总部从北京迁到了杭州。

阿里这样的企业培养了数以万计的人才,他们知道在快速成长的企业里面怎么做,他们具有冒险的精神,他们是参与者。”近日在杭州举行的中国全球投资峰会上,王孟秋谈到他选择回国创业的原因时表示。

“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创业好时代。”在创业和投资领域均有涉及的杭州王道控股有限公司创始人熊伟对记者表示,在做移动互联网出海、移动支付、跨境电商等业务时,明显感受到其实这些领域中国在全世界排名是很靠前的。以前叫Copy to China,现在这些领域变成Copy from China,就是说中国的一些互联网商业模式开始去影响世界了。

“中国是一片神奇的土地,最适合有好主意的人迅速发家致富。” 在峰会上,安可顾问公司大中华区主席麦健陆(James McGregor)如此描述他感受到的中国创新创业市场。

创投募集金额创历史新高

正如麦健陆所说,中国接纳创新非常快,一旦有一个新主意,可能几个小时就能被广泛传播,成为现象级话题。而且,现在政策层面也给予了足够支持。

高通(Qualcomm)全球副总裁兼高通创投董事总经理沈劲告诉第一财经记者,目前,高通在北美、中国、欧洲、印度以色列韩国拉丁美洲等地都设有创投团队,相比较而言,中国是最活跃的。

“无论是创业还是投资,机会都很多。如果让你选择从零开始做,都会选择在中国做,不管是中国人还是外国人。”沈劲说。

熊伟认为,这样一个创业好时代的形成,有创业土壤、政府支持,以及中国经过这些年在人才梯队上的培养等多重因素。

数据来源:清科研究中心报告

目前,中国创业投资市场基金募资处于较高水平。创业投资与私募股权研究机构清科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外创投机构共新募集636只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基金,同比微升6.5%;已知募资规模的545只基金新增可投资于中国大陆的资本量为3581.94亿元人民币,同比上升79.4%;2016年基金平均募资规模为6.74亿元人民币,平均募集金额达到历史最高点。

其中,互联网、IT、生物技术/医疗健康等领域吸引了众多股权投资者。2016年中国创投市场所发生的3683起投资分布于23个一级行业中。从投资案例数方面看,互联网行业以843起交易继续位列第一;IT行业共发生564起交易,排名第二;第三名为生物技术/医疗健康行业,共发生投资440起。

“中国人口基数大、市场大,你做任何一个领域都有足够多的受众。在一些创新城市,无论是创业者还是市场对创新的接受程度都很高,甚至超过了欧美国家。” 面向制造业的专家平台——“技术邻”创始人虞伦告诉记者。

“不死”的中国创业公司

沈劲曾领导了高通向网秦、小米科技、易到用车、亿动传媒等公司的风险投资。回顾他在中国投资创业公司的经历,沈劲总结说,由于中国市场机会多,并且中国创业者不愿意认输,中国的创业公司不太容易死。

沈劲向记者介绍了中美创业文化的大不同。在美国,更强调专业,如果大家知道一个公司以前是做成人教学的,明天突然变成幼儿教学,大家就会不认;而中国在这方面的容忍度会高一些。同时,在美国的文化里,破产、倒闭会被认为很正常,这次失败了接着再做一个创业。

“但是,中国创业者会觉得我创业了,我怎么样也要支撑下去生存下去,所以不太会选择放弃。另一方面,生存也容易,比如你有10个人,接一点其他的相关的单子,就把这10个人养活了,而在美国养活10个人是比较困难的。”沈劲说。

在谈到中国创业人才的优势时,王孟秋表示,这里科技人才不仅多,而且劳动力成本相对可以接受。在美国,高科技人才工资是非常高的,比如一个刚毕业进谷歌公司的初级程序员的年薪就要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元,而在中国这项成本相对较低。

“中国沉积了很长时间的人才优势,现在20%浮在水面的创业者已经脱颖而出,但还有80%的创业者不敢冒风险出来。” 杭州六和桥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马海邦告诉记者,这批人不仅在数量上是最大的,在质量上也是最可靠的,他们大量地藏在高科技企业里做着中高层,因为背负着房贷等压力而没有跳槽或独立闯荡的胆量。

“我解决问题的方式是,在国际孵化器的基础上,建立基于龙头企业或者上市公司产业链上下游的孵化器。就是说,我们替这些公司办孵化器,我们出资金,他们给我们提供技术平台和市场渠道,让这些公司里想要创业的这批人,在更有把握更有明确目标的情况下创业,那么他们创业的成功率就大大提升了。”马海邦告诉记者他目前正在筹谋的事业。

“美国风投非常发达,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交易也非常活跃,但最近3~5年美国很少出百亿美元以上的公司了,但是这在中国很多,比如今日头条、滴滴等。”熊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如果是像当年苹果公司出现的时代,有些投资人可能愿意尝试去投资,但是最近这些年美国经济比较乏力,创业者很多都是出于被并购变现的考虑来做项目,政府觉得支持这些企业意义不大,特别是特朗普上台后讲得更多的是制造业回归,这样的话,一定是大企业做的项目更会受到激励。

“但在中国因为市场机会太大了,创业种类也比较多,还有政府的积极引导。政府希望培养一些好的企业,这样政府基金可能不会考虑马上退出。同时,也有一些创业企业想卖的时候发现不太好卖,于是坚持下来,最后发现干劲越做越大了。”熊伟对记者表示。

马海邦认为,欧美的创新创业是基于现有基础,往上走会越来越难,但中国的创新创业很大一部分是基于对传统产业的改造和对现有不合理经济结构的改变,所以难度相对比较低。

马海邦对记者谈道,中国的创业环境已经进入最佳时期,按照从东到西的阶梯状发展,现在东部起来了,接下来中部和西部慢慢都应该有一个起伏和呼应,武汉、成都、西安等地会慢慢跟进。

避免把VC做成“小商贩”

不过,作为后起之秀的中国创业圈还需要风雨历练。

“政府的引导资金投入下去了,社会上的资本总数也在增长,但是这个钱都到哪儿去了呢?”虞伦对记者感叹道,目前中国的互联网VC界都扎堆于很热门的P2P、O2O人工智能等风口。

“中国互联网的VC(风投)界,我个人感受真正的‘天使’(投资人)非常缺乏,VC有点像做二级市场一样, 基本上想着怎么能够脱手。很多投资经理来看我的项目时首先就问流水多少、收入多少、盈利多少,而不是先问项目的价值,太急功近利了。”虞伦对记者表示,美国互联网VC界那种真正去做“天使”的、愿意从项目的本身价值去扶持的比例会比较高,这也是中国相对于欧美不成熟的地方。

“中国很多投资背后有很多不同的来源,这就决定了投资目的并不那么单纯。有些资金来自上市公司,甚至有些来自P2P(点对点网络借款),对其来讲,可能这个项目只要能够包装出来并投出去,最后获得的杆杠效应就会比较大。”熊伟说,当然这种情况是少数。更多的是,目前中国比较缺原创性项目,所以一旦有个好项目投资人就会蜂拥而上。

就像共享单车。一个好点子出来可能是几百个公司来做,诞生至今没多久,现在倒闭的共享单车公司已经很多了,这会造成资源损耗和低效竞争。熊伟认为,中国还需要发展5~10年,等到整个国民经济、国力都上去时,可能这种觉得“什么机会都是机会”、狭隘的、小商贩的商业思想会消退一些。

“投资人有花钱的压力,所以他们有种抱大腿、要死一起死的心态,一些头部项目集中了大量的资本。其实大量的创业项目都需要资金。目前,很多处于创业初期阶段的项目很难融资,特别是在A轮之前,有些偏门项目就更难融了。” 虞伦告诉记者。

也有创业者对第一财经表示,这几年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政策引导下,很多地方在形式上非常轰轰烈烈,也出了一些配套政策。但是,政府在兑现周期上普遍比较长,相关办事机构效率不高,有些是怕担责任。“比如,启动资金两年之后才给我们,房租补贴也要两年以后才能拿到当年的,这就是形式大于实际的作用。我们只能当它是小红包,这个对创业帮助不大。”(记者 任小璋)

第一财经日报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