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高通收购恩智浦遇阻中国 失败概率陡增

  就在中美经贸纠纷进入不确定的阶段之时,两个看似与此无关的个案突然被抛到公众面前。

  就在16日,中国中兴公司被美商务部裁定7年禁止向美国企业购买敏感产品之后,周四,商务部时隔一年,首次对外披露美国高通公司(Qualcomm)并购恩智浦半导体公司(NXP)的反垄断审查实质性进展。

  两个事件的抛出时点相当接近,引发诸多联想:一个是官方盖章历时2年多的旧案再次激活,而另一个则是审查一年未果后的重启。两件事情的后果看起来也都有相当影响力,中兴可能从此一蹶不振,而高通并购案不论是否通过,都会对半导体全行业造成深远影响。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19日回应记者提问时称,目前,商务部正在根据《反垄断法》的相关规定,依法对高通收购恩智浦股权案进行审查。由于该交易在行业内将产生深远影响,对市场竞争可能不利,调查机关需要花费大量时间调查取证和分析,并已就此交易向高通提出竞争关注,与高通就如何消除交易产生的不利影响进行磋商。

  美国亚太法学研究院执行院长、北京大学访问教授孙远钊分析说,在当前的诡谲形势下,原本不应该有什么太大问题的却可能成为问题,这类比较高调的案件尤其容易被政治化,被拿出来作为中、美两国协商谈判的筹码。尤其是博通并购高通失败之后,加上中兴的案子,情况就变得更加复杂。

  不确定的并购

  高通对恩智浦的收购需要得到全球9个国家和地区的批准,2018年1月18日高通称,韩国欧盟批准了此次交易。这意味着,仅剩中国反垄断机构未做决定。

  不论如何,多位业内知情人士预计,考虑到当前环境,不论从何种角度而言,这项并购的通过都不会容易。到底中美双方,谁在使用这样的“个案”作为筹码,来推进未来更广泛双边经贸谈判要价,已引发多方猜测。“在这个不确定的时代,谁也难说下一步是什么。”一位接近中美双边谈判的人士感叹说。

  高峰说,对于高通已经提出的救济措施方案,调查机关进行的市场测试初步反馈认为,高通方案难以解决相关市场竞争问题。4月16日,高通申请撤回申报,并已重新申报。我们将继续按照《反垄断法》规定,依法公开、公平、公正地做好该交易的反垄断审查工作。

  中国最新通过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将多年来分散在商务部、发改委、工商总局的反垄断执法机构合并,统一归属在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这让原本已送交商务部审查一年多的高通并购案走向,更增添了一层不确定性。

  高通相关负责人此前也证实,该审查已经提交了一年,16日是上次审查的截止日期。他说,“审查期内双方没能就所有问题达成一致,是个审查加谈判的过程。”

  2016年10月,高通原本期望以创纪录的380亿美元将恩智浦收入囊中,不料收购价却在各方压力下水涨船高,达到440亿美元。这笔并购交易对高通具有极高的战略意义和吸引力,不仅将增强高通在5G技术领域的领导力,推动高通业务多元化,减轻对智能手机的依赖,以进军汽车、安防等行业,还能加强其抵御博通(Broadcom)等相关方敌意收购的能力。

  前述高通相关人士指出,中兴是高通的大客户,这次美国处罚中兴,高通也因此受到直接伤害。

  3月12日,经过三轮出价和清理董事会的反复较量,博通对高通总计1420亿美元的恶意收购,最终被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国家安全为由终止了动议。一个普遍的疑问是,如果特朗普能以国家安全名义叫停“通通合并”,中国为何不能以类似的理由叫停同样对产业影响巨大的高通收购恩智浦?

  到底是不是一张牌

  中国政府对高通的反垄断审查重启,与中兴在美国商务部遭遇禁令之间,到底是不是彼此叫牌的关系,各方说法并不一致。

  一位中兴公司的员工称,在美国商务部发出禁令的当天,各主要美国零件供货商就已经对中兴断供,这些西方厂商往往会为了安全,对法律文件做扩大解释。而18日晚间,各子公司也接到了通知指引,立即停止涉及禁令有关交易。他期待,高通并购案能与中兴的困境打包解决。

  但其他方面的信息却显得不那么乐观。19日举行的一场中美双边投资沟通会上,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会长欧伦斯(Stephen A. Orlins)说,自己和高通就此案沟通过很长时间。高通重新提交申请,并非是中国对中兴遭遇的反制。“时机不对,该案没有通过的决定,在中兴禁止令之前就已做出。”

  但他也承认,非常担心这两大事件的影响。欧伦斯称,如果中国政府不通过高通并购案,会影响中国企业在美投资状况。

  该交易对中国及全球市场的影响,确实需要谨慎评估。高通并购恩智浦之所以在欧盟通过,也是高通做出了一系列承诺与让步的结果。

  集邦拓墣产业研究院分析师姚嘉洋表示,为了追求企业持续成长,高通与中国政府应会保持沟通,针对并购条件与中国境内的技术合作(如先前与贵州省政府的服务器计划)等,进行通盘讨论。当然,高通也会评估,在何种条件下如何因应中国商务部的要求,以达成收购恩智浦的计划,同时避免对高通未来的营运有所影响。

  “而中国商务部自然也会以保护中国科技产业发展的角度,后续与高通保持讨论,因此,若高通将首要目标视为收购恩智浦,与中国商务部攻防之间,高通或许会采取较为让步的做法,借此达到收购目标。”姚嘉洋说。

  佛罗斯特研究(Forrester Research)首席分析师戴鲲表示,“我们并不将商务部的反馈与中美贸易摩擦直接关联,但是在任何国家自身的政治和经济发展目标都是一致的,国家之间的经济往来也是基于互利互惠的互信关系。美国政府近期的举动在经济全球化的大环境下必然会对各方的经贸与企业发展带来不利影响。”

  手机中国联盟秘书长王艳辉表示,目前中美贸易谈判的进展还需要向前推进,而中兴事件和高通收购恩智浦事件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种筹码。“对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影响是有,但客观来看,要反对并购还需要更强有力的证据,垄断看的不是营收,而是看市场竞争。”

  广受关注的未来走向

  2018年3月26日,高通CEO莫伦科夫在参与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时表示,高通对恩智浦的并购,不但对于高通自身在5G、物联网时代的发展非常重要,对中国手机乃至更大的万物互联产业的赋能也至关重要。

  恩智浦是汽车处理器企业中的佼佼者。汽车行业正在发生一场深刻的变革,当汽车变成带有四个轮子的电脑之时,汽车产业链的价值序列也将改变。

  悲观的观点认为,高通收购恩智浦后不仅将垄断汽车芯片和NFC技术(Near Field Communication,近场通信),还将通过全球最广泛的销售渠道控制调制解调器、NFC、WiFi等基带芯片市场。

  一位曾任职恩智浦荷兰总部的资深人士提醒说,如若高通并购恩智浦获得放行,一家巨无霸公司因此诞生,其减少成本的驱动力,必然对上下游企业产生更高的议价能力。这一观点,也被其他几位国际业内人士赞同。

  “如果在汽车电子领域加强互动,中国厂商就真的彻底没戏了。”电子创新网CEO张国斌表示,在2018年的巴展上,高通和恩智浦分别展示了相关的技术方案和标准协议,如果未来产业由高通来主导,大家很害怕对方再来收专利费。

  姚嘉洋表示,如果合并成功,对于传统的车用芯片业者如意法半导体(ST)、英飞凌(Infineon)、瑞萨(Renesas)等,将面临更为严峻的挑战,高通可望取得更多车用领域的客户群,与此同时,也能分散近年智能型手机成长趋缓的风险。

  戴鲲认为,考虑到中国市场对高通的战略意义,谈判进程的延长必然对高通在物联网(IoT)特别是车载芯片领域的战略布局造成不利影响。“相信中国政府会秉承一贯的开放态度与互惠原则最终批准此项收购,但是谈判进程必然会延长,也存在要求高通进行类似恩智浦收购飞思卡尔(Freescale)时的剥离部分业务与国内企业进行合作的可能。”(记者 郭丽琴 李娜)

第一财经日报
相关新闻
显示更多 >>
订阅新闻电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