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柏林电影节将调整到BAFTA和奥斯卡之后

对国内电影节展来说,柏林电影节日期变动的影响还有待观望,但是一个直接的作用会很快发生效力——国际版权的交易节奏变化。

2019年柏林电影节现场;图片来源:柏林电影节官网

据美国《综艺》杂志报道,本周一,柏林方面宣布第70届柏林电影节将于2020年2月20日至3月1日举行。这意味着明年柏林电影节的举办时间将调整到BAFTA(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和奥斯卡颁奖典礼之后。

以往,英国的BAFTA颁奖典礼会在柏林电影节期间的一个周日举办,而北美这边的奥斯卡则在柏林电影节结束之后开奖。

柏林电影节红毯 

然而,就在去年夏天,奥斯卡突然宣布2020年颁奖典礼将提前至2月9日。这个计划不仅切实地将各方所熟悉的“颁奖季”大幅缩短,还制造了与柏林电影节直接撞期的可能性。

几个月以来,奥斯卡改时间这个决定已经激起层层不可忽视的波澜。全球多个电影节展和颁奖活动已经或者正在酝酿调整举办时间。

《罗马》捧走4项BAFTA大奖 

BAFTA为了占据奥斯卡之前的档期已经决定提前至2020年2月2日(领先奥斯卡一周)。美国演员工会奖,美国制片人协会奖作为“奥斯卡前哨”也做出了一系列调整,分别公布计划提前至2020年1月26日和1月18日进行。

在时间上,身为“三大”的柏林电影节作出的反应毫无疑问是迅速而果断的,而这一举措的效力及其对整个电影节生态圈的影响力可能是很复杂的。

举办时间不仅仅关系到一个电影节能够放映什么样的影片,邀请到什么样的明星,更关系到作为一个电影专业活动,它的运作主旨、在全球电影节生态中的位置,对电影艺术和行业关注的重心之所在。

以北美这边的圣巴巴拉国际电影节(SBIFF)为例。SBIFF日前宣布第35届电影节将调整至2020年1月15日至25日举办。这一时间安排上的巨变,带来两个方向上的重大影响。

圣巴巴拉电影节露天放映 

首先,SBIFF一直以来与奥斯卡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虽然这些联系都是非官方的。在电影节上获得高度曝光和致敬的影人及作品与颁奖季军团高度重合。

伴随奥斯卡的提前和SBIFF的相应调整,2020年奥斯卡提名将在SBIFF开始前两天就已经揭晓,这毫无疑问将改变志在参与奖项角逐的作品和影人的奥斯卡公关策略。

此外,SBIFF这一改,会在明年与圣丹斯电影节(计划于1月23日至2月2日举办)形成日期上一定程度的重叠,这在北美电影节圈子里的震荡也不可小觑。

圣丹斯电影节 

改了时间的SBIFF势必会分流走一大部分原本属于圣丹斯的新人新作和世界首映。毕竟,圣巴巴拉地处南加州,这里就是北美电影行业人员的大本营。如果能够充分利用起这个显著的地缘优势,SBIFF或许能够实现从“背靠奥斯卡”到“挖掘新力量”的转向。

奥斯卡、圣巴巴拉、圣丹斯、BAFTA、柏林……不知道多米诺骨牌是不是会陆续倒下去?

除了日期的改变,2020年第70届柏林电影节将是Carlo Chatria从Dieter Kosslick手上接过艺术总监职务后执掌的第一届电影节。据称新任总监将带领此前为洛迦诺电影节服务的核心团队成员一起在柏林开启他们的全新征程。

新任艺术总监Carlo Chatria 

改时间、换班底。未来的柏林电影节是否会令人耳目一新,值得期待。

对国内电影节展来说,柏林电影节日期变动的影响还有待观望,但是一个直接的作用会很快发生效力——国际版权的交易节奏变化。

作为柏林电影节重要组成部分的EFM(欧洲电影市场)是每年年初最重要的国际版权交易高峰。如今时间延后,如果大热影片的版权和物料无法在短时间内顺利并且清晰地完成,那么无疑会给紧跟其后的各地电影节展放映活动拿到影片展映机会制造一定的压力,比如3月的香港国际电影节和4月的北京国际电影节。

一年下来全世界电影节展和颁奖令人目不暇接,光是国内就令人倍感紧张。去年年末,凯奇到底是在澳门还是在海南,叫人傻傻分不清楚。而香港和北京两节就曾经在往届产生过时间上的重叠,上演过紧张刺激的物料交接,如今终于彻底拉开。

作为国内两大电影节的北京和上海之间不过也就短短一个五月,未免拥挤。柏林之后,留给北京的时间不多,而戛纳之后,留给上海的时间也极有限。

如今,年初的欧洲北美电影节和颁奖活动这一系列微妙调整是否会让全球电影节的多米诺骨牌依次倒下,让电影节周期形成时间上的洗牌?

我们需要思考,我们拭目以待。

信息参考:

Berlin Film Festival Moves After Oscars in 2020, Variety, Robert Mitchell, 2.11.2019

Santa Barbara Film Festival Unveils Radical 2020 Date Shift, Variety, Tim Gary, 2.10.2019

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