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负债率攀升仍密集融资 顺丰控股快递一哥地位松动

伴随着几大股东的密集减持,顺丰控股股价呈现出跌跌不休的态势,但这依旧无法减缓其负债率的急速攀升。

新年伊始,顺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顺丰控股”)就马不停蹄地开始筹资。1月4日,公司披露160亿元融资产品发行计划后,1月5日又公布了并购案的最新进展。这正是顺丰控股上市以来的真实写照:一面急速扩张并购,一面密集融资补血。

激进的扩张战略造成的负面影响不言而喻。2018年前三季度,公司仅实现净利润30.28亿元,同比下滑16.87%。顺达丰润、元禾顺风、嘉强顺风等股东2018年合计减持超6000万股,套现27亿元。

密集融资补血

“快递一哥”顺丰控股正在遭遇着前所未有的尴尬境遇。时间回溯至2011年,彼时顺丰控股董事长王卫多次强调“不上市”,并表示“上市的好处无非是圈钱,获得发展企业所需的资金。顺丰也缺钱,但是顺丰不能为了钱而上市。”

颇为讽刺的是,几年后,顺丰控股不仅一反常态地借壳上市,而且在上市后频繁融资。1月4日,公司披露,拟通过两家全资子公司发行不超过等值160亿元债务融资产品,所募资金在扣除发行费用后,用于补充运营资金、偿还银行贷款等用途。

早在2017年2月借壳上市之初,顺丰控股就进行了一次定向增发,募集资金净额达78.22亿元,并在同年6月发行20亿元的公司债券;进入2018年,顺丰控股全资子公司SFHoldingInvestmentLimited在境外发行5亿美元债券;子公司泰森控股也分别发行14.7亿元的公司债券、15亿元的超短期融资券和10亿元的中期票据。

一系列融资之后,负债率急速攀升。截至2018年三季度末,顺丰控股负债总额已达308.74亿元,比2017年同期大幅提高23.25%;资产负债率达到46.77%,远高于韵达股份(33.96%)、申通快递(19.40%)和圆通快递(31.24%)。

 急速扩张并购

密集融资背后是上市公司的扩张。顺丰控股董事长王卫此前曾表态,顺丰控股不会单纯只做快递,“未来快递业真正要面对的竞争不是来自同行,而是像谷歌一样的高科技公司,顺丰控股将深入多个行业,打造物流领域的百货公司。”

2018年3月,顺丰控股17亿元收购了广东新邦物流,发力重货快运业务;4月,公司又以1亿美元参与了美国物流服务平台Flexport新一轮的融资,加码国际业务;8月,陆续与美国夏晖集团、招商局和中国铁路总公司进行合作,增加冷链、海运以及铁路运输方面的布局;10月,顺丰控股55亿元现金收购德国物流巨头DHL在中国内地、香港及澳门的供应链管理业务,以拓展供应链业务;2019年1月,公司公布了该收购最新进展。

伴随着新业务不断拓展,快递经济件和重货、冷运、同城配收入快速增长,但这也在吞噬上市公司业绩。截至2018年三季度,顺丰控股控股实现营业总收入653.68亿元,同比增长31.19%,归属净利润为30.28亿元,同比下降16.87%。同时毛利率也出现了下降,为18.41%。

而几大股东的频繁减持更是令投资者不安。2018年以来,公司第二股东顺达丰润、第四股东元禾顺风、第五股东嘉强顺风分别多次减持顺丰控股股票,累计减持数量达6050.53万股。按照公告所称的“减持价格不低于45元/股”计算,三家股东累计套现至少超过27亿元。

江湖地位动摇

顺丰控股更大的窘境在于“快递一哥”地位的动摇。从行业来看,顺丰控股近年来在快递业务量方面的表现并不出色,仅以顺丰控股与圆通、申通、韵达三者自2015年以来的业务量进行对比,顺丰控股均处于最低态势,业务量增速甚至低于行业均值。截至2018年6月,顺丰控股快递业务量3.23亿票,远低于同期圆通速递(28.14亿票)、申通快递( 4.02亿票)、韵达股份(5.75亿票)。

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目前顺丰控股核心业务在于时效性快递业务,客户在此方面的需求主要是邮寄合同和发票,但随着电子发票、合同的推广,这一业务已达到天花板,面临下滑趋势。目前顺丰控股不仅面临“三通一达”同行竞争压力,还有来自电商物流和重货物流企业的外部竞争,并受到菜鸟网络和京东物流的严峻挑战。

市场资金似乎早已捕捉到这一点,从2018年开始便源源不断地逃离顺丰控股。2018年全年,顺丰控股股价累计下跌34%。截至2019年1月11日,顺丰控股控股股价报收32.88元,市值仅1453亿元,与其2017年3月市值巅峰时的3226亿元相比,蒸发超1770亿元,缩水超50%。

行业竞争加剧下,顺丰控股如何保证转型成功?行业竞争加剧下,顺丰控股如何保证转型成功?经历新一轮密集融资后,公司负债压力几何?频频并购资产带来的商誉风险又如何排除?这些资产何时才能为上市公司带来贡献?1月10日投资者网向顺丰控股董秘甘玲、证券事务代表曾静发去采访函,并多次致电,但电话始终无人接听,采访函亦杳无音讯。

source投资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