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

雷·达里奥:现在应是抛售美股的好时机

达里奥表示,美国股市目前十分脆弱。减税带来的财政刺激将会导致经济放缓,对市场有负面效果。
雷达里奥
2018年12月8日,雷·达里奥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与《财经》杂志总编辑王波明进行远程视频对话。
(图片: 《财经》杂志)

桥水基金创始人雷·达里奥12月8日表示,现在应当是抛售美股的好时机,因为感觉上已经"逼近一个周期的末端"。

达里奥通过远程视频直播在2018三亚财经国际论坛上做出如上表示。他指出,美国经济过去一段时间的反弹更多是由减税的财政刺激提振的,这种财政刺激将带来一种驼峰式的经济增长,未来会导致经济放缓,对市场将有负面效果。

"我并不是说美国的市场会快速下行,只是说它比较脆弱,因为资产会更加昂贵。"达里奥说。

以下为达里奥在和《财经》杂志总编辑王波明进行远程视频对话时相关部分的问答实录(经编辑):

王波明:您在过去提到了美国经济和世界经济的各种各样的话题,在过去一个月,美国的股市大跌,您认为在明年或者后年,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危机是不是马上要到来了呢?

达里奥:现在讲一讲我的原则,所有的事情都是反复发生的,这是经济周期,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生产力是最重要的要素,来自于效率、来自于技术。我们学习了,效率就会提高。有一个比较短的周期,叫做业务周期。在业务周期当中有衰退,市场衰退之后缺乏流动性,央行会提供更多的流动性,提供信贷,信贷拿到以后可以实现购买力,有了购买力之后也带来了债务。随着经济的成长,就有更少的增长限制。央行又会收紧银根,我们的利润就会下降,股价会上升。收紧银根政策之后,就会影响到资产的价格,也会改变中长期利率之间的差异,而且也会改变大家对投资回报的预期,最后导致更多的债务问题。债务偿付的问题,然后出现了经济下行,出现了经济衰退。衰退之后,央行又会回到低利率的货币政策,一个周期又出现了,周期就是这样反复出现的。

经过一段时间,我们会发现,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周期,这种周期不断地积聚相关的债务压力,利率就会逼近零。当利率逼近零的时候,就不可能继续降息,可能大肆印钞票,大肆购买金融资产。这在近一个世纪已经出现了两次,从1929年到1932年出现了债务的危机,当时的利率逼近零。在2008年和2009年又出现一次,利率又变成了零。这两次,央行印刷了大量的货币,购买了大量的金融资产,购买了50万亿美元资产,同时把利率降得很低,这样使得经济得到提振,使全球金融的市场得到了提振。各种各样资产的价值更加昂贵,比如股票、债券、房地产、私募等,所有资产类别的价格都在上升。

一年半之前,他们开始踩刹车,这也是非常经典的做法。在美国,现在利率已经上升了,美国现在仍然是全球储备货币的发行国,美国加息之后,使得中长期利率倒挂,也就是进行了利率利差的挤压,这会影响全球市场。市场所谓的杠杆规律,就是说如果你买各种各样的资产,这些资产很可能是无杠杆的,因为利率非常低。你去买各种各样的金融资产,使得我们有能力可以继续借贷,企业可以继续借钱。它的利率比资产回报率低,这就有了利差,也就是说更多的借钱去挣更多的钱,这促使他们进行套利活动。现在这样的利差受到挤压,各国之间技术态势此起彼伏,美联储对全球的市场会有各种各样的影响力。

王波明:近期新的美联储主席提出利率明年加息三到四次,他说马上利率要实现一个中性水平。我们预期,中美之间贸易协定会慢慢敲定,利率在未来会达到中性水平,2019年美国的经济态势,您是怎么判断的?

达里奥:我觉得市场相当脆弱,这种脆弱性,或者对这种脆弱性的理解,也促使美联储重新审视自己的货币政策。美国所谓的财政刺激会达到驼峰式的增长,在美国内部会有大量的借债,这些债务水平在明年会得到市场的挑战,而且会挑战所有的市场。这种财政的刺激,实现了一种经济的驼峰效应,而且会导致经济放缓,这对市场是有负面效果的。我并不是说美国的市场会快速下行,只是说它比较脆弱,因为资产会更加昂贵。

对于2019年,如果看一看大周期,所谓充分提供各种各样的流动性,可以说我们过去四个月当中有各种各样大手笔的做法,包括减免税、央行购买资产、降利率,可以说所有能用的手段都已经达到顶峰了,我们要关注顶峰之后还有什么手段可以用。

王波明:我知道在上个季度和这个季度,美国的经济还是非常强劲的,至少目前来看是这样的。在未来,美国经济会快速下行,快速放缓吗?我指的是2019年、2020年这样的窗口。

达里奥:60年代的时候,股市非常强劲,当时持有股票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但是如果经济强劲,股票下行,就有点古怪了。事出反常必有妖。有可能是位于一种所谓的周期末端的感觉,因为有一种紧缩的迹象,这时候应当是抛售的一个好时机。因为感觉这是逼近一个周期的末端,所以有非常强有力的政策的出台。现在经济的反弹更多是减税的财政刺激提振的,减税使股票更有吸引力。因为减税了,还不如去买股票,买了股票之后投资回报更高,这样就使得股票的价格上升。你现在看到美国经济所谓的强有力,如果考虑到利率收紧,再考虑到股价,其实是改变了股票风险的回报率,这里面有一定的迟滞效应。我觉得其实全球各国的经济体有走弱的迹象,可能未来要出台更多的财政刺激措施和货币的刺激措施。也就是说,政策滞后于经济,经济滞后于市场,就是市场的一些动向,在经济学领域并没有非常明显的表现,政策可能会更加滞后。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财经时报(微信ID: businesstimes)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