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

迭代、全球视野、发现隐性需求……这些经验蕴含着大疆成功的秘密

香港科技大学教授李泽湘于长江商学院智造创业体验营开营活动上强调原创的重要性,称美国凭借理论、应用、技术等多种原创,支撑起美国200年持续的经济发展。
大疆无人机建筑用
大疆无人机建筑用
(图片: Pixabay)

原创是持续发展的支撑

纵观美国1800年至2000年的发展趋势,尽管经历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二战的调整、1988年亚洲金融危机......但总体来说,总有一些新的经济发展动力推动美国跨过一些挑战。

横向看同一时期的其他国家,工业革命并非从美国开始,而是从英国扩展到欧洲大陆,再回到美国。

曾经,大量美国年轻人漂洋过海去英国学习,甚至从工厂的操作工人做起,英国对技术管制非常严格,不能带相机。这些年轻人只能靠头脑记忆,回到住所把当天看到的东西复原,带回美国山寨再改进,这也是引进、吸收、消化、再创新。

诚然,光靠山寨不足以让美国发展,还需要很多具有原创性的东西。原创需要不断冒险不断总结。

前不久,我到爱迪生实验室参观,160多年后回看那里仍然觉得非常了不起。留声机、电灯、烤面包机......爱迪生一生有无数发明,只是没有把原创的东西商业化、进行批量生产。

摩尔斯,这位纽约大学画家出身的人,在英国学画期间,坐在轮船上无聊时就在想,有没有一种技术能够实现伦敦和纽约的即时通讯。最后,他将画家工作室变成通讯实验室。

到了数字化时代,万尼瓦尔·布什(Vannevar Bush)来了,他是美国工程之父,他和团队造出了世界上第一台模拟电子计算机。麻省理工如何从原来的技工学校变成今天的研究型大学,万尼瓦尔·布什的功不可没,什么东西让他一看,他就能把它变成数学问题并且得出巧妙的办法。

美国凭借理论、应用、技术等多种原创,才支撑了这个国家200年持续的经济发展。

创新需要快速行动力与试错力

清华美院工业设计的蔡军老师曾在一次分享中展示,现在世界100个知名品牌中,前40名没有中国品牌,华为排名70多。

我们经常说自己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但凭科技创新打造出来的东西非常少。从双十一的两千多亿元销售额到抖音网红动辄上亿元的销售收入,这里有多少是使用中国技术推动了中国创新往前发展?

而具有原创性和颠覆性的创新,又需要哪些条件?

任何创新仅靠单打独斗都不能成功,需要团队,要有野心,不盲从风口。大家都做无人商店、无人售卖,如果盲目跟风肯定不会成功。要做不一样的东西,要永葆好奇心要节俭,不要靠烧钱做创新。真正的原创必须沉下心,任何东西没有长年积累不太可能成功。

为什么一些科技公司经常出问题?因为丢掉了基本的人文伦理底线。创业者应保持最基本的人文伦理,除此之外还需要全球视野。我们并不是关起门做技术整合,要对世界上所有好的人才、技术和市场做到心中有数。香港金融产业很多传统工作都被技术、人工智能等取代了,唯一不会被取代的职业是创新者。

如上所述,创新需要团队,团结非常重要,要实现跟不同背景、不同专业、不同观点的人合作。我在深圳20多年,看到很多不错的企业,有些是父子合办、兄弟合办或同学合办,最后因为吵架公司消失了。我们要知道如何合作,学会倾听,让合作者有机会把想法表达出来,在过程中学习不知道的东西。

资源整合同样重要。要看到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要知道这些事件之间的关系。湖南有一家公司,是苹果手机的主要供应商。公司创始人是有名的白手起家女首富,她一路自学,在深大电教班考各种各样的证书。在她的工厂里,有一项工艺是由某科学院发明出来,但整合了日本设备和美国材料,她能把完全不相关的东西串联起来。

从失败中学习对创业者同样十分重要,办企业要有快速的行动力和试错力,实现不断迭代。我曾经和郭台铭进行过几个小时的交谈。他问我,如何发现年轻人未来一定能做得好?

对此,我有两个经验。第一,看他的眼睛是否发光,这可能需要多年的积累。还有一个方法比较容易,让他做一件事,好的人才会马上行动,第二天把你的想法做好,甚至提出他不同的探索。如果你让他做一件事,过一段时间他忘了,你就可以让他离开。如果他给你四五个做不了的理由,你也可以让他离开。养成好的习惯和思维模式并不需要太多的天分。

初创公司失败的那些教训

Y Combinator,可以算是互联网时代硅谷最著名的孵化器,很多中国公司宁愿把自己的估值降得很低,也要进入其中。Dropbox、Airbnb等都是它的成功案例。其中,500个申请约有3%可以被录取,被录取的公司中93%会失败,这意味着200家申请公司里只有一家能成功。

成立于1927年的KPCB(Klein-er Perkins Caufield&Byers)是美国最大的风险基金。KPCB的创始人曾经和我们分享了几个成功案例,包括亚马逊和谷歌。他说投资谷歌之前,前99个投资都失败了。最后来了两个年轻人,问他要2500美金,20%的股份,这两个年轻人创办的企业就是谷歌。

做一个成功的产品有几个基本条件。一是市场的刚需,很多市场需求可以通过问客户、做市场调研得知,这些需求是显性的。难的是隐性刚需,连客户都不知道的需求,这需要对人性、技术和行业有很好的了解。二是产品要做到极致,戴森的产品很贵,但大家喜欢它的东西愿意付钱。

当然,硬件创业成功的例子不多,失败的例子一大堆,这也是必然。Jibo Robert公司的对话机器人就是一个失败案例,由MIT最有创新力实验室里的几个教授推出,但迟迟无法量产,最后亚马逊Echo出来了,这家公司失败了。

还有一家公司叫Lily,由伯克利几个学生成立做掌上无人机,当时众筹了4500万美金,产品却迟迟无法量产。别看这个产品看上去不起眼,但至少有几百个零件,每个零件要找两三个供应商,每个供应商需要沟通两三次。不找富士康,企业负责人就在深圳大街上的小店里寻找供应商,10个小店中有9个存在问题,踩到地雷的可能性是500%。最后大疆把无人机做出来了,而Lily这家公司付出了将近2亿美金的代价。

而总结初创公司失败的原因,大概有以下几点。第一,花了很多钱和精力做了一款世界上最厉害的产品,最后发现这并不是市场需要的;第二,没有现金;第三,团队不是对的团队,在不同阶段有正确的团队非常重要;第四,大公司入局或者出现更有竞争力的东西。

我们要做硬件不做软件,也不做商业创新。我们进入多品种、少批量、甚至个性化的时代,这为新兴小公司提供机会。这是未来的趋势,小创业者不怕大公司,但并不意味着小就是宝,小公司需要从创意、样机、市场等反复迭代,特别是在客户也不知道自己要什么的时候。

我们手上的牌

除了迭代,每个年轻人都是完美主义者,都想在某个节点把想到的问题解决后再往前走,这是大忌。

一款产品要迭代无数次,如果在某个环节花很多时间,便无法往前走。创业者需要找到某个阶段最关键的问题,只解决最关键的问题。

三年前,我们搭建了松山湖机器人产业基地,有一个数据库,对供应商进行评估。基地经过拜访、沟通、邀请供应商,使创业者少犯错。

现在我们组织了一个小团队,有在西门子、诺基亚、苹果、大疆工作的经验,帮助大家做产品导入。我们看到产品的研发过程很长,系统梳理关键点问题,如何跟供应商连接起来。

在法务方面,深圳的山寨现象仍很严重。产品没做成没人理你,做得差不多时马上有大量山寨品出现。汪滔碰到过无数法务方面的事件,手段往往超出想象。我们在硅谷有一个非常好的律所,对方经常会给我们做培训。

除此之外,在生死相关的核心技术上,人员的可靠性非常重要。我们花大力气办机器人学院、做机器人比赛,就是希望可以培养一些人才。

我们要看看自己手上有什么牌,美国人手上有一手好牌,虽然我们都是小牌,但连起来是一个炸弹。这里的迭代速度是美国的10倍,我们的成本是他们的十分之一。这是我们最大的竞争优势。

经济观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