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任泽平:经济“L型”将出现两次触底 第二次或在2019年中

任泽平认为,一些政策和形势的叠加效应造成了当前严峻的经济金融形势;同时,宏观调控政策的摆动过大,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任泽平:中国在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社会发展上仍存巨大潜力
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

(图片: 主办方《财经》提供)

“这次中美贸易摩擦,对我们不一定是坏事,这让我们清醒地认识到,中国在改革开放、在经济发展、在社会发展上还有巨大的差距,巨大的差距意味着巨大的潜力,我们深信,经过改革转型之后的中国经济前景将更加光明。”11月13日,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兼恒大经济研究院院长任泽平在“《财经》年会2019:预测与战略”上如是说。

任泽平曾于2015年提出经济“L型”走势的判断。在最新的公开发言中,他认为,这次经济“L型”触底会经过两个底部,2018年下半年到2019年下半年会第二次触底,第二次触底可能会在2019年年中。

从内外部环境看当前经济金融形势

现在的经济金融形势究竟怎么样?任泽平分享了几个数据,以便感受当前形势的冷暖。

第一,GDP增速。三季度的GDP增速是6.5%,这是2009年一季度以来的新低。在过去的十多年,只有两个季度的GDP低于6.5%,分别是2008年的四季度和2009年的一季度,当时是因为受到了国际金融危机的冲击,在那以后没有低于过6.5%,这次是第一次。

另外,9月份的M2增速降到了8.3%,创下过去20年以来的新低。1-9月份的累计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15.4万亿,比去年净减少了2.3万亿。

再看外部环境。首先看出口情况,10月份制造业PMI的新出口订单指数为46.8%,这是33个月以来的新低。更重要的是前段时间抢出口,进行了需求的透支,后面出口的形势相当严峻。

谈到贸易战,任泽平提醒,需要做好长期的准备,就像基辛格这次访华时讲到的,恐怕我们要重新定义中美关系。他表示,有的人认为,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儿去,坏也坏不到哪儿去,这是一个误判,明年1月1日2000亿美元的10%的货物关税就会上调到25%。

因此,要对当前经济金融形势的严峻有充分的估计,只有这样才可以有充足的准备。

造成当前经济金融形势严峻的原因

对于我国当前经济金融形势严峻这一问题,任泽平作出的解释是叠加效应。他表示,有些政策,包括有些形势,出现了叠加。外部有中美贸易战,内部面临着财政整顿、金融去杠杆、环保、去产能,都叠在一块,再健康的企业面对所有的压力都来的时候,无从应对。

与此同时,这几年政策的摆动太大,紧的时候有点过紧,松的时候有点过松,在任泽平看来,好的宏观调控一定是春风化雨。

今后的改革方向建议

对于今后的改革方向,任泽平给出了几点建议。

第一,最重要的是改革开放,尤其是要加大开放自信。今年是我国改革开放40周年,我们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和奇迹,但是从2000年中国加入WTO以来,要客观承认,我们在开放的进程当中,有点吃老本了。80年代设立开放的试点,从沿海城市到加入WTO,都是大力度、大尺度的开放,但2000年以来基本上都是零打碎敲。事实上现在要开放的领域非常多,千万不要以为中国的开放已经成功了,任泽平认为这是一种误判。

比如,制造业领域,国有比重只占10%,外资、民营企业的比重占到了80%、90%,中国的制造业全球的竞争力非常强,这是开放带来的好处。但是服务业,包括金融业,都是国有为主。中国基础的要素成本过高,与竞争不充分有关,竞争不充分的原因正是开放不足。

“我们要有开放自信,大家一定要留意,中国、德国、日本、韩国,是天然地受益于全球化的,受益于市场的一体化和贸易全球化的。”任泽平说。

第二,宏观调控不要摆动太大。政策从制定到传导,再到有效果是有一个过程的,如果想让政策立马见效,一定是力度过强了。美联储加息,从引导预期到最后加息用了很长一段时间,所以,对宏观政策调控政策要有一个跟企业的互动和适应期,不要摆动太大。

第三,财政政策应该积极有所作为。任泽平指出,现在对于财政政策有几个误区:

一是把宏观调控和供给侧改革人为对立起来。改革是管长期经济增长,宏观调控管短期经济周期波动,为什么要把它对立起来呢?大家管的事不一样。长期的改革也需要一个稳定的宏观环境,如果未来稳定的宏观环境越来越恶劣,无法搞改革。

二是上调民间的赤字率、大规模减税,不要受3%的约束。现在搞财政的人要澄清一个问题,究竟要平衡财政还是要功能财政,政府在经济不好的时候,还要保自己的财政平衡,让企业怎么过?难道要等经济好的时候再减税吗?已经没有必要了。反而经济不好的时候,要扩大赤字、扩大减税,这就是功能财政熨平经济周期的波动。

三是要对于中国的投资潜力有信心。中国现在人均GDP美国的1/6都不到,怎么就没有投资潜力了?不仅基础设施有大规模的投资潜力,在高科技领域都是几百亿美元的大投资,可以自己投,也可以通过减税让企业去投,中国的投资潜力非常大,不是我们没有潜力,是有些同志没有思路。开放也会带来投资潜力,减税也会带来投资潜力,鼓舞企业家的信心也会带来投资潜力。

第四,关于货币金融政策,过去金融去杠杆取得了一些阶段的成效,未来应该转向稳杠杆。更重要的是,要区分这个杠杆的好坏,银行的表外,包括影子银行业务,大量地满足了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的融资需求。中小企业和民营企业如果能从银行的表内拿到贷款,为什么要到表外去呢?我们不能一刀切,银行的表外、通道,包括影子银行业务,确实有炒钱的,这确实要打击,但有些是满足了中小民营企业融资需求的,要进行区分。现在的政策已经开始往这个方向去转。

第五,未来改革的方法论,可以考虑"顶层设计+渐进、增量和试点"。过去比较强调顶层设计,顶层设计是对的,因为我们搞了40年的改革开放,大的方向,市场导向更加开放的经济体制是我们的战略,这已经非常清楚了。但是,过去40年改革开放的改革方法论上,还有很多传统的智慧不要丢了。关键就是六个字:渐进、增量、试点,因为它符合人的认识论,我们都不是神,我们都需要在摸索的过程当中找到什么是正确的解决方案。所以说,未来改革的方法论,可以考虑“顶层设计+渐进、增量和试点”。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财经时报(微信ID: businesstimes)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