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杨伟民:不要频频出手干预经济

不要为一时的变化而失去长远的战略方向,不能改变改革开放。经济有些波动,这是市场经济必然的状态。
杨伟民:不要频频出手干预经济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三大结构性的失衡
(图片: pixabay)

2012年以来中国经济的减速不能简单的归结为周期性的变化,也不能简单的说是新周期的开始。任何一个国家发展到这个阶段以后,都不可避免的会出现增长速度下滑。因为目前中国无论是需求的结构,还是供给的条件,与过去相比都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

我们过去高增长的需求结构是靠排浪式、低质、低价的消费去支撑,现在这种需求结构已经转变。

另外,供给条件也发生了转折性的变化,比如从劳动力的供给条件来说,2012年劳动力达到峰值以后,每年都要减少300多万,有的时候400万,也就是2012年到现在累积减少了2000多万劳动力。这种需求减少和凯恩斯意义上的有效需求不足完全不是一回事,是中国人口结构的突变所带来的。但是如果误以为这是有效需求不足,按照凯恩斯理论很自然的是需求少了就刺激。

再看房子的供求。中国的问题在于,快速的城镇化过程中,农村的房子被大量的闲置。目前农村闲置、空置的宅基地有三千万亩,相当于现在城镇居民所有的住宅用地。过去在农村拆了建、建了拆的需求很少了,农村孩子现在一结婚,就到县城买房子。

当前中国经济发展面临三大结构性的失衡。一是实体经济结构性供需失衡:实体经济结构性供需失衡是因为要素配置的扭曲。大量的钱被僵尸企业和地方政府债务压着出不来,很多钱是续贷,真正能够支持新经济活动创造GDP的贷款太少。僵尸企业正在加剧资源错配。银行和地方政府不愿意看到僵尸企业破产。因为由于银行不能随意抽贷,僵尸企业破产重组将使银行不良贷款率上升。同时,对于地方政府,僵尸企业每年的增值还在。

为什么一方面获利很多,但是又觉得钱很紧,因为相当一部分钱投入到了死库容中,全是续贷。

二是金融和实体经济的失衡,金融业过度发展。金融业越发达,实体经济可能负担就越重。中国现在实体企业一年至少付5万-6万利息,这是现在金融业的高峰。金融业的利润比其他行业高很多。现在很危险的是,北大清华2016年的毕业生24%干金融去了,流入到制造业是4%,搞科研的只有11%,这是很麻烦的一件事情。当然还有一个是房地产和实体经济失衡。

目前,国有企业去杠杆和清理地方债是目前去杠杆的两个重点。

在实体经济部门中,非金融企业杠杆率最高,非金融企业当中国有企业杠杆率最高。过去很多国企都要做大,而高负债就是国有企业"做大做强"口号的一个直接结果。国企去杠杆最重要的是要处置僵尸企业,让债务消失。僵尸企业的形成与地方政府有关,同时跟银行也有关系,银行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因为你当初为什么给它贷款呢?银行不良贷款该冲销掉就要冲销掉,银行该承担责任要承担责任。

还有就是地方政府,地方政府主要是隐性债务风险。地方政府规模之内的债务还在合理的范围之内,但是隐性债务远远超出法定限额。2015年新预算法实施以来,由财政部对地方政府债务实行限额管理。但是很多地方政府各种变化花样去借债,地方债的规模到底有多少,这个谁都说不清楚。

新一轮经济改革开放中,应注意什么?一是稳中求进,不要急。大家说弯道超车,弯道超车容易翻车,翻车最容易是在弯道上,滑冰也是在弯道上容易滑倒。因此经济任何时候都要按照规律,按照本身的发展规律来办,而不要去超越阶段。二是保持战略定力。不要为一时的变化而失去长远的战略方向,不能改变改革开放。经济有些波动,这是市场经济必然的状态,只要搞市场经济,必然有波动,搞计划经济也是必然有波动,这像人总要生病一样,因此不要大惊小怪、惊慌失措,不要频频出手干预经济。三是要坚持久久为功,坚持一件事情,不要急于求成。高速发展的标杆是深圳,现在质量发展也有一个标杆是雄安。四是坚持底线思维,底线不能碰。比如说金融,风险是底线,这是不能碰。脱贫也是一条底线,不能破,等等。(作者杨伟民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

中国经济50人论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