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财经时评:经济基本面良好的印尼,其货币为何一跌再跌?(中)

此轮印尼币贬值与印尼本国经济金融状况直接关系并不明显,虽然由于假日因素7月份国际贸易逆差略微超出预期。
财经时评:经济基本面良好的印尼,其货币为何一跌再跌?(中)
帕卢当地居民排队从ATM机取款
(图片: 路透社/Athit Perawongmetha)

事实上始自今年6月份的印尼币兑美元的第二波贬值系与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中国的人民币兑美元的贬值高度吻合,紧随人民币兑美元变动而变动!而人民币此轮兑美元贬值原因非常简单,仅系中美贸易战升级而已,其中可能还包含中国央行有意容忍货币进行一定幅度贬值的原因,并非中国经济金融运行出了问题。因此,此轮印尼币贬值与印尼本国经济金融状况直接关系并不明显,虽然由于假日因素7月份国际贸易逆差略微超出预期。换句话说,始自6月份的印尼币第二波贬值与印尼本国经济金融因素没有多少内在联系!当然,印尼币兑美元贬值对民众心理冲击造成的不良影响是客观存在的,加上中美贸易战升级,让人们对经济前景抱持更大疑虑。

其实以笔者观之,今年以来印尼币汇率运行结果恰恰体现了笔者在2016年发表的《美元价值摆动引爆全球经济金融危机(XI·完)》一文中,曾建议中国和印尼央行在美元升值或贬值周期期间,需采取分别与一揽子货币或与美元维持相对稳定的汇率政策的精神实质,虽然较之人民币等贬值幅度略微大了一些。具体建议内容请参阅原文。

1-3)外汇储备基本稳定:印尼央行每月通报的外汇储备显示,该国的外汇储备额十分稳健,起伏波动正常:第一季度逐月爬升,第二季度有升有降,第三季度逐月回落下降到年初水平。如此波动的原因在于第二季度开始央行动用部分外汇储备干预市场以及部分投资股市债市的外资撤离印尼;

1-4)利率维持基本稳定:印尼央行近月来虽然因货币贬值而多次调升利率累计提升达到1%水平,但至今利率水平仍处于不到6%的合理水平,对实体经济的健康运行尚未造成不利影响;

1-5)外债比例低结构合理:因过去外债较高曾给该国带来严重灾难,印尼政府近些年来举借外债非常小心,主要用于生产性支出,尤其本届政府,举借的外债基本上都用于基础设施建设,将其转变成有益于发展国民经济和有助于提高社会效率的资产。目前政府加企业外债总额约3400亿美元,仅占GDP比例约30%的水平,号称全球外债比例最低的国家!其中约一半外债以美元计价,且超过80%为长期债务。这种外债比例结构非常稳健,难以成为该国货币贬值的不稳定因素;

等等。

2.微观国际收支状况:

2-1)国际贸易收支正常平稳:根据当地媒体报道,印尼今年1-8月国际(货物)贸易平衡数据具体为:一月份逆差7.56亿美元;二月份逆差0.529亿美元;三月份顺差11.2亿美元;四月份逆差16.3亿美元;五月份逆差15.2亿美元;六月份顺差17.4亿美元;七月份逆差20.3亿美元;八月份逆差10.2亿美元。1-8月合计逆差41.489亿美元,与该国高达一万亿美元国民生产总值相比,该逆差金额仅为其GDP的0.41%,可谓相当健康;对拥有高达近1200亿美元外汇储备的国家而言,该逆差数值亦属合理。所以,该国货币贬值的元凶不能简单地归因于国际贸易逆差所致;

笔者认为该逆差数值尤其是7月份突然增大的逆差金额被市场误解而成为影响近期货币贬值的因素之一,同时也认为当局系误读该月逆差数值而让其在召开紧急会议时采取某些不恰当的应对措施!实际上6月份的顺差和7月份的逆差均系该国斋戒节长假因素所致,其单月数据并非该国正常国际贸易真实情况的体现,考察该二个月顺逆差数额中和之后的数值结果才能大体判断真实情况。

对于印尼国际货物贸易总体逆差数值进行深入解读、探究产生该逆差背后的实质原因是很有必要的,假如施政当局能认清其真实原因并采取切实措施寻求改进之道,则于该国维持经济增长、持续改善民生将大有裨益。为此,笔者进行具体分析如下:

石油价格上涨因素:由于印尼本国石油勘探开采技术落后,对该行业投资严重不足,导致原油产量连年下滑!随着近些年该国民粹思潮涌现,更是排斥与外国公司合作开采新油田,让该局面更趋恶化,石油产量已经从苏哈托当政时代最高超170万桶的日产量--欧佩克曾限定该国生产配额为144.5万桶日产量--下降到目前的仅约77万桶的水平。与此同时,该国过去十余年连续维持5-6.5%的经济较高速增长造就一大批具有较高消费水平的中产阶层民众,连年以超100万辆小车的规模进入普通民众家庭,加上工业生产能源需求的同步剧增,日石油消费量已接近170万桶,让印尼从曾经的石油出口国转变成如今对进口石油依存度超越55%的净进口国!仅今年1-8月份因国际原油价格的上涨以及增加进口石油量就让其多支出超过29.25亿美元的外汇。该项支出是该国出现经常项目逆差的最重要因素之一。随着时间的推移,该国石油对外依存度将会越来越高,导致的逆差金额将越来越大,该因素将会长期成为其国际贸易逆差来源的最大不利因素。产生该局面的实质原因在于民粹思潮引发的"排外"结果,没有看到外国投资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更重要的是伴随而来的先进技术与管理方法等。

(未完待续)

(作者简介:杨钦松,PT SUNBEAM CHEMICALS INDONESIA的董事总经理,毕业于兰州大学,硕士学历。1997年到印尼经商至今,经过七年的化学理论学习与训练,培养出科学独立思考的理性思维,以科学思维检验批判现有的国际金融概念,从全新的角度理解货币与汇率,于2009年著《货币理论》一书。现于印尼雅加达从事国际贸易和有机高分子材料的技术研发及产品销售等工作。)

免责声明:文章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财经时报立场。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任何人据此制订投资策略或进行投资操作,损益自负!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财经时报(微信ID: businesstimes)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