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

多地推二孩鼓励政策 促生育意愿释放

目前还存在生孩子后的抚养成本太高等问题,所以需要出台各种配套政策,解决家庭的后顾之忧。

人口对于地区经济发展十分重要,"全面二孩"政策放开以来,各地陆续推出相应的配套及补贴措施,促进二孩生育意愿释放。

近期,辽宁首次提出"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等"引发关注。此后,湖北咸宁等也发布二孩鼓励政策,针对民众尤为关注的生育成本、经济负担、照料负担等问题提出了相应政策。

国务院参事、中国人口与发展研究中心原主任马力告诉记者,有些人不是不想生,而是没有条件生。目前还存在生孩子后的抚养成本太高等问题,所以需要出台各种配套政策,解决这些家庭的后顾之忧。特别是应注意公共设施的配套完善,使更多想生育二孩的家庭按自身意愿生育。

补贴向二孩家庭倾斜

今年6月,辽宁省政府印发《辽宁省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提出建立完善包括生育支持、幼儿养育等全面两孩配套政策,完善生育家庭税收、教育、社会保障、住房等政策。并且,率先提出"探索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更多奖励政策,减轻生养子女负担"等。

辽宁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梁启东表示,辽宁探索奖励政策,符合地区情况。在生育成本高企的情况下,适当给一些照顾和补助,能够提高一些想生孩子又有顾虑的人的积极性。实际上,国外很多人口出生率低的地区,也出台了一些奖励政策,包括经济补贴、合理延长产假等,甚至奶粉价格都有优惠。

梁启东建议,配套的奖励政策应当要十分具体,具体到补贴多少钱、给多少假期。"要有实实在在的政策。"他说。

湖北省咸宁市近日就发布了具体的配套政策。8月7日,咸宁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出台《加快实施全面两孩配套政策的意见》,推出包括扩大公共服务资源供给、保障妇女生育权益和母婴健康、降低二孩家庭生育成本等13条具体举措。

这其中,一些"真金白银"的举措体现出了满满的诚意,一些补贴甚至覆盖了有着第二个以上孩子的家庭。例如,针对外界反应的教育成本问题,咸宁市明确,政策内出生的第二个及以上孩子,在辖区内公办幼儿园和普惠性民办幼儿园就读的,可以减免一定金额的保教费。

住房问题也是民众关注的焦点,咸宁市明确,政策内二孩及以上家庭,将优先享受相关优惠政策,包括无论是本地或外地居民,凡在咸宁市内首次购买普通商品住房或购买家庭第二套改善性住房,给予一定的购房补贴,并放宽住房公积金购房贷款和提取政策等。

此外,陕西省统计局近期发布的《陕西省2017年人口发展报告》呼吁:"未雨绸缪,适时全面放开计划生育,出台鼓励生育措施,通过对生育进行补贴奖励等方式提高生育意愿,增加出生人口数量,优化人口年龄结构。"

应做好两手应对政策

各地如此重视二孩生育问题,背后是我国生育率情况偏低的现实。

总和生育率指的是一国或地区的妇女在育龄期间,每个妇女平均的生育子女数。《中国统计年鉴2016》公布的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显示,2015年中国育龄妇女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047。

2016年"全面二孩"实施后,这一数据得到提升。原国家卫计委发布的《2016年我国卫生和计划生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根据卫生计生住院分娩活产统计,2016年全国新出生婴儿数为1846万人,比2013年增加200万人以上,总和生育率提升至1.7以上。其中,二孩及以上占出生人口比重超过45%,达到2000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对于2017年的总和生育率数据,国家卫健委发布的《2017年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发展统计公报》并未提及。但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出生人口较2016年下降63万人。不过,2017年二孩数量比2016年增加了162万人,占全部出生人口的比重也超过了一半,达到51.2%。

国务院发布的《国家人口发展规划(2016~2030年)》显示,2020年,我国总和生育率预期发展目标为1.8。

对此,马力表示,全面放开二孩以前,我国积累了一批有生育二孩需求但还未生育二孩的育龄妇女,预计这部分生育需求将在5年左右释放完毕。所以,这几年的生育率会高一些,且相对会有一个释放高峰期。这部分生育需求释放完后,生育情况就会按照日常模式走。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2020年达到1.8的总和生育率目标有难度。

二孩配套政策的完善,对促进生育意愿释放的重要性不言而喻。马力表示,很多人有生育意愿,但是没有生。这其中的制约因素包括教育成本、抚养成本太高及照料负担较重等,所以出台一些相应的优惠政策是非常必要的。

马力指出,最核心的配套政策在于公共服务的完善,这是最关键的。应该从日常生活下手,而不是简单地补贴一点钱。比如社区要建一些托儿所,让孩子有人照顾等等。

中国社会科学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研究员王广州认为,结合国际经验来看,许多进入低生育率的国家,采取了许多鼓励生育的措施,千方百计鼓励生育,但收效不大。从我国目前的人口形势和生育状况变动趋势来看,短期内鼓励生育的举措可能会产生一些效果,但从长期看,建立完善的应对政策才是根本。

王广州表示,接下来应该正确研判人口变动的趋势和特点,提前谋划全局或局部人口阶段性增减带来的问题。比如,为应对局部性出生高峰,各地应提前配备足够的满足婴幼儿出生、成长、受教育的基础设施;对出生人口规模持续萎缩地区,也要做好相关的公共服务和资源再配置。

中信证券研报显示,最不发达国家的总生育率普遍较高,大都在2.0~6.0之间;发达国家总生育率最低,大都在1.0~2.0之间;发展中国家的总生育率略高于发达国家,大都在1.5~2.5之间。

每日经济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