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连美国前能源部长朱棣文都喊贵的钴,究竟贵在哪?

在解释为什么要选择硫作为电池材料时,朱棣文说,硫的价格很低,量产起来没多大问题,而钴就不一样。

8月11日,199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斯坦福大学物理学教授朱棣文在首届世界科技创新论坛进行演讲时提到,自己和自己的团队正在研究用硫作为电池材料。谈到这种电池有什么特点时,他说可以减少电池充电时来自电池内部的阻力,同时,能够实现快充,“这种新型电池只要5分钟就可以让电池充电跑150英里(约241公里)”。至于为什么会考虑使用硫作为电池材料,朱棣文说,硫的价格很低,量产起来没多大问题,而钴就不一样,价格很高,量产是很困难的。

金属钴是一种银白色的金属。钴及其合金在电机、机械、化工、航空和航天等领域都有广泛的应用,而被广泛被用于电池行业。锂离子动力电池正极材料必不可少的元素就是钴,因而钴在国际上被誉为未来"石油替代品"。

随着全球新能源汽车的发展,钴已经成为稀缺品。在8月份的一篇《日媒称中国掌控“21世纪的石油”:在非洲深处“爆买”金属钴》的报道中,提到根据市场调查公司关于钴的预测,2035年全球纯电动汽车销量将达到1125万辆,是2017年15倍以上。因此钴的价格暴涨,作为国际指标的伦敦市场交易价格已经是两年前的四倍以上。据英国金属导报(Metal Bulletin,简称MB)的数据,截至2018年初,全球现货钴价已涨至81548美元/吨,较2017年初33280美元/吨上涨145%。伦敦金属交易所的期货钴价也涨到了75205美元/吨,涨幅达131.52%。

然而,在某个问题面前,高价还不是问题,最关键的问题是供应的问题。据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的统计,2016年钴全球储量为700万金属吨(金属吨指各类矿产资源中所含有的某种特定金属的质量),其中刚果(金)储量达340万金属吨,占总储量的48.6%。储量第二多的为澳大利亚,约有100万金属吨的钴。而中国钴储量仅有8万金属吨。

而且,全球最富有的几大钴矿有一半都集中在瑞士公司嘉能可手里,包括刚果(金)的加丹加(86.33%股份)、穆坦达(100%股份),赞比亚的莫帕尼(Mopani)(73.1%股份),以及加拿大的INO(Sudbury萨德伯里、Raglan拉格伦、Nikkelverk尼克尔维克)和澳洲的Murrin Murrin(莫林莫林)(60%股份),总的探明储量达到206.07万金属吨。占2016年钴全球储量的近1/3,可谓是统治级的份额了。

鉴于钴的供应关系重大,日本工业部在今年7月份表示,日本汽车制造商计划在3月底之前建立一个联合采购机构,以确保电动汽车锂离子电池关键元素钴的稳定供应。参与到其中的公司包括丰田汽车、日产汽车和本田汽车等汽车巨头。

钴的价格的上涨,不仅吸引了日本等非供应国对钴的争夺,也吸引了刚果(金)这个供应国也参与到这场对钴的争夺中来了。该国政府已对2002年的该国矿业法进行修订。其中要点有以下几项:一,提高刚果政府对矿产企业的股权持有量,且不可稀释。二,对有色金属及基本金属的矿权权利金费率由2%提高至3.5%,贵金属由2.5%提高到3.5%。对像钴这样的战略资源,额外增加特别矿权权利金费率10%。三,增加暴利税,以市场价格超过项目银行可研设定的金属价格的25%,超过部分的利润,收取50%的暴利税。四,取消矿企不受财政和关税变动影响的条款,减少某些关税优惠政策,取消资本和设备财产快速摊销的体系。

刚果(金)的这些政策修改势必助推钴的价格的进一步上涨,而更可怕的是刚果(金)的此举很可能导致“多米诺骨牌效应”,引发其他钴供应国的集体效仿和跟进。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财经时报(微信ID: businesstimes) 所有,未经允许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转载,复制或以任何其他方式使用本文全部或部分,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