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洞瞭望

宁德周宁:返乡青年的田园综合体梦

纯池村山地居多,合作社组织社员精心开荒,在山地上盖起了梯田式大棚,凭借着消化生猪养殖产生的有机肥料,纯池的晚熟葡萄打响了“绿色食品”名号,并带动茶叶、锥栗、小径竹笋等产业快速发展。

  今年农历正月十五一过,福建省周宁县纯池镇的葡萄农们就急锣密鼓地开工,给新扩建的葡萄园盖大棚。驱车行驶在村道上,随处可见果农忙碌的身影。去年,纯池镇晚熟葡萄价高质好,亩产值最高达到17000元,种出了群众的甜蜜致富之路。

  山鸡打鸣,树林沙沙,在纯池镇纯池村的一处山坳,返乡创业青年徐守臻正守在淳兴种养专业合作社里,翻着合作社的社员登记表,盘算着今年要预购的材料。

  纯池村地处周宁县东北部,地理位置偏远,区域内山地多、平地少,过去主要作物为茶叶、板栗等,农业经济效益差,群众纷纷外出务工,大部分田地荒芜。徐守臻就属于纯池村“走出去”的一批人。

  小时候徐守臻是纯池村同龄人中的“孩子王”。16岁时,他只身去广东,靠踩三轮车送货谋生。2004年,21岁的徐守臻在广东开了他的第一家五金建材店,之后几年间,他的店铺越开越多,最多时有8家店。逢年过节回纯池村,徐守臻成为人人羡慕的对象。那时,徐守臻的父亲问他:“想不想回村里?自己生活过得好,也要想着村里。”那时的徐守臻意气风发,并不想回农村过背朝黄土面朝天的生活。2010年,徐守臻到了上海,原本打算大展宏图,却不料投资失败,把前几年的积蓄都花光了。

  2011年,在他人生低谷时,父亲又问他:“想不想回村里?”土地养活了一代又一代纯池人,没理由养不活他这样的有劳力又有干劲的年轻人。这次,徐守臻心动了。

  2012年,徐守臻联系了几位发小,大伙儿一拍即合,成立了周宁县淳兴种养专业合作社。初期,合作社开起生猪养殖场,不料碰上养殖业低迷,猪肉跌破底价。

  当所有人对合作社的未来产生怀疑时,徐守臻却打起了“猪粪”的主意。“猪粪就是有机肥料,倒掉太可惜,如果能在我们村里种点什么,将猪粪利用起来,不是一举两得。”说干就干,徐守臻开始考察适合纯池村的农作物。离纯池村不远的福安市龙洋村,海拔、地形与纯池村相似,徐守臻在龙洋村转了一圈,见到山上硕果累累的葡萄园分外“眼红”,“龙洋能种葡萄,我们也能!”

  2013年,合作社经过多地考察学习,外聘了一位晚熟葡萄种植能手作为技术顾问,开发了100多亩地作为第一批高山晚熟葡萄种植基地。但大部分村民都在观望,纯池从没大面积种植过葡萄,能不能成,大家心里都没底。葡萄种植要两年才能看到成果,生猪养殖又赚不到钱,这两年,徐守臻作为带头人过得十分煎熬,用他自己的话说,“熬到发际线都后退”。

  2015年,是合作社的转折年,“猪肉价格上涨,葡萄也大丰收。”尤其是晚熟葡萄,每亩净收入近8000元,村民们可坐不住了,纷纷加入合作社,这一年年底,纯池村的葡萄园扩建130亩。纯池村山地居多,合作社组织社员精心开荒,在山地上盖起了梯田式大棚,凭借着消化生猪养殖产生的有机肥料,纯池的晚熟葡萄打响了“绿色食品”名号,徐守臻也荣获2015年纯池镇经济先进个人。

  如今,淳兴合作社的社员们由初期的27人,发展为57人,纯池村的高山晚熟葡萄种植技术已经成熟,山头随处可见葡萄大棚,合作社的种植面积近500亩。徐守臻说,带动乡亲们共同致富,是他返乡最大的收获。他说,“我们坚持的是绿色食品的金字招牌,希望大伙儿不忘初心,共同把纯池晚熟葡萄打造成一个品牌。”

  在晚熟葡萄的带动下,纯池村的茶叶、锥栗、小径竹笋等产业得到快速发展,目前,合作社又新建了一个中草药种植基地。“在淳兴合作社成立之初,我们就认为要将种、养结合,发展绿色生态农业,这不就是现在提倡的‘田园综合体’嘛。”徐守臻笑着说,在将来,他希望纯池也能发展成为一个有绿色农业、创意农业、体验旅游的田园综合体。未来的路也许仍有艰辛,但徐守臻充满信心。(见习记者 张颖珍 陈莉莉 通讯员 郑文敏)

若关于此文章您有进一步线索、建议或问题咨询等,欢迎联系 info@btimes.com.cn ;关于版权声明,请点此链接

*本文来自: 闽东日报*
null
null
nu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