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尚生活

来大东北,你一定要去浴池体验一把

洗澡,SHOWER,来到东北这么翻译意思就浅了,东北境外冲洗的是浮尘,东北境内涤荡的是心灵。

洗澡,SHOWER,来到东北这么翻译意思就浅了,东北境外冲洗的是浮尘,东北境内涤荡的是心灵。

五一的时候只有一天呆在家,家庭聚餐吃了三分饱后,我道声告辞:对不起,今夜,我与浴池有约。每次回东北,去浴池洗澡是我必做的事。

你问三分饱去洗澡不会饿吗?

我笑着摇摇头,东北的洗浴中心里有: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怎么会饿呢,小傻瓜。

东北人为什么喜欢去大众浴池洗澡?

从前和现在两个心境,我浅析一下。

东北的冬季绵长,《大约在冬季》的故事可以讲大半年,天气寒冷干燥,出汗少,洗澡需求不比南方,洗一次就要洗得彻底舒爽。浴池暖和啊!水大啊!互相搓背,洗得干净,地方宽敞,打孩子也方便,这些家里都比不了。小时候我也不愿意去的,搓澡能给我搓散架喽,一去一个多点没了,特别累挺。

曾经央视节目《挑战主持人》出了一个擂主尉迟琳嘉,这大小伙子放到东北相亲市场上指定受欢迎。

而现在,谁家还不衬个热水器咋的,但浴池引入汗蒸房,洗澡从生活刚需变休闲娱乐,在浴池你喝茶聊天,聚会吃饭,按摩打麻将,和朋友们能舒服地玩上一天。室内活动仍是东北娱乐首选,吃喝玩乐住,一间浴池足矣。

东北为什么流行韩式汗蒸?

汗蒸房的由来有种说法是芬兰最先把汗蒸房引入日本,但日本不用暖炕,接受无能,反而是拥有暖炕文化的韩国接受起来毫无阻碍,这解释东北流行汗蒸说得通。《米其林指南》评价汗蒸房是韩国特有的共同体文化的结晶,没毛病,也有人觉得东北三省是一个地区。

汗蒸房多以黄土和石头加热散热,宣扬能有效缓解关节疼痛,促进新陈代谢,加速血液循环,缓解疲劳,美容护肤……西医不管这个事,但不少中医强调不要「汗不可劫」,《伤寒论》中提到过:微似有汗者益佳,不可令如水流漓,病不必除。即别瞎 TM 蒸。汗蒸完会觉得皮肤光滑不少,是由于出汗和身体油脂产生乳化膜,让皮肤更加润泽。(很后悔查这些资料,敲碎了我的汗蒸梦)

现在带你从容地走进东北浴池,挑个高档点儿的,体验东北的“社会社会”。今天配图较少哈,我们这是社会主义洗澡,不带拍照。

东北洗浴汗蒸,了解一下

东北浴池很“奢靡”的,华丽的大堂想必是受到罗马洗浴文化的影响,罗马的帝国浴场都能和凯旋门一样选为伟大遗址,我们大东北的浴池为什么不行?

进了大堂直奔前台的都是问能不能用团购的,很 young,像我们老顾客都直奔坐椅换拖鞋,服务员用夹子夹住鞋,递给你一个相应号码的手牌。从前是电话绳上挂个钥匙,很多人用来绑头发,但你永远不知道上一个人是不是栓脚上的。现在都是感应的,戴在手腕上,到了柜前,“啪”像电子手表消费一样,“滋铃~”柜门就开了,换下衣服大大方方走进浴池。

来东北上学的南方人,惊讶于饭桌菜量,崩溃于公共澡堂,敞开式的更衣间无处躲藏,她们围上浴巾拘谨进入浴池发现,浪里白条间竟没有一处挂浴巾的位置。

如果是社区浴池,那孤独感无处躲藏,喷头紧张,洗头时要给旁边等待的大姐让让,和和气气地,大姐也给力,往身上夸夸(快速而有力)地轮水,肉眼可见她在争取时间;桑拿房可能有人和你聊天,一个阿姨问我木头上的花纹像不像小狗,她家小狗上个月没注意生病走了,可难受了,然后开始抹眼泪。我也难受,但当下状况安慰地拍拍肩也不好吧。

所以我们还是去高档浴池,我需要我的孤独,我不以此为荣,但我以此为生。

想搓澡,入场时就要登记了,等待叫号,“三十拔号,四十姨号,七十骑号,五十鏾号”,个位数都按二声读,熟悉一下。搓之前最好桑拿蒸 5 分钟,让皮肤像蒸包子一样蒸起来,相信搓澡阿姨的功力,再干净的身体都能给你搓出泥。

东北人盘澡巾,新买的澡巾砂纸一样剌肉,盘两回就质地软下来了,用多了力度又会泄掉了,还要盘新的。交换过澡巾,是互相搓过背的人。出国的朋友走前带一大包,南方体验过的朋友求代购。总之,东北澡巾让人留恋。

换上统一汗蒸服上楼,在 40-50°C 的汗蒸室挥汗如雨。汗蒸的流行绝对是受韩剧的影响,十几年前 100 多集的韩剧有 20 集都在汗蒸房,汗蒸戴个毛巾扎的羊角帽是少女时都犯过的傻。

 

带加湿器的汗蒸房呆着会舒服很多,现在手机质量好,湿毛巾包着带进去也不会爆炸。不同温度的汗蒸房,不同姿势的躺。手牌是你身份的唯一证明,各种消费等着和你秋后算账。汗蒸房里吃酸奶冰淇淋,升仙一样的爽!

汗蒸后等汗消掉,再洗把冷水脸,顿觉皮肤紧绷,敷张面膜加固一下。

近几年的大洗浴中心还开了温泉,换上泳衣也能轻松在池子里扎个猛子。按摩池里噔噔冒出气泡,抬起双脚伸进气泡里,我就像只美人鱼一样,按摩池里又来位奶奶,两代美人鱼相视一笑。

期待冬天下雪的露天温泉,身体上有零下 30°C 和 零上 40°C 的对撞。

从前高档洗浴中心,可不是老百姓随随便便消费得起的,千禧年普通浴池还是“整点茶水儿不?”,高档浴池的饮料已经是长白山的蓝莓汁和苹果醋了,时髦。公元前 300 年初代享受活水洗浴的罗马贵族也不过如此了,心里甚是欢喜。汗蒸完,手牌滴一下,我们吃自助,东北自助,崇拜海鲜,如果有龙虾、鲍鱼、海参,客单价蹭蹭涨。日料台也是必须的,三文鱼放外面就没,还听到一种寿司的有趣说法:寿丝儿~

东北人要御寒,爱吃肉,铁板台前大哥和服务员一喊:给我整点牛排啥滴呗,又风风火火地糗(取字音译)生蚝了。

没有自助的洗浴,也可单点菜,菜单都是融合菜,天南海北的,还有小烧烤。但点啥都不能少了劲道、冰冷、酸爽的冷面,我们向韩国汗蒸房致敬。长春最早的汗蒸房,有着超越一般韩餐厅的出餐水准,我特别想念那里的牛肉汤泡饭,能吃两碗。

现在的洗浴中心已经不以门票作为第一生产力了,餐厅和其他消费才是主要经济来源,菜做得比外面的餐厅还使劲儿。

五一浴池人特别多,甚至一度更衣柜告急,晚上十点人也不见少。很像《诗.郑风.溱洧》一句:“溱与洧,方涣涣兮。士与女,殷其盈兮。”河水挺清亮,男男女女的,洗澡的越来越多。

离开时电梯里一对大哥道出原因:

——人咋还怎多呢?

——这么两天假上外面干啥去啊?说白了咱东北啥玩的没有,今天风还贼jb大,出去干啥?

——也是,刚整的发型都给吹变形。

旁边工作人员附和:

——俩大哥说得真好

 

 

若关于此文章您有进一步线索、建议或问题咨询等,欢迎联系 info@btimes.com.cn ;关于版权声明,请点此链接

*本文来自: 搜狐*
时装
美妆
品牌
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