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扩大在中国的生产:一家德国百年家族工业企业的选择

目前费斯托正在中国济南投资建设新的全球生产中心。2到3年后,费斯托70%的产品将在中国生产(目前比例为30%,主要在德国生产),从中国供给全球市场。

5月下旬在吉隆坡举行的2018年东南亚国际半导体展上,有一只巨大的“水母”在展厅室内的空中浮动,颇为引人注目。不少参展者在路过这只“水母”时,会停下来观察一番,猜测一下其用途。

这只“水母”是来自费斯托集团(Festo AG & Co.KG)的一款仿生概念设计,英文名为Airjelly。总部位于德国埃斯林根的费斯托是一家独立的家族企业,至今已有93年的历史,传承至第三代。费斯托为汽车、半导体和电子、化工、医疗、水处理和包装等行业提供自动化解决方案,产品包括气缸、电缸、阀、气源处理装置、压力传感器等高精度气动/电气自动化部件,在全球范围内拥有30万家工厂客户,在61个国家和地区设有独立子公司和250多个分支机构。

巨大的“水母”在展厅室内的空中浮动

产品研发灵感来自于大自然中的生物

Dhruv Subbiah先生在费斯托工作了20年,现在是马来西亚和越南分公司的总负责人。“费斯托很认真地对待技术和产品创新,投入了很多的人力和财力。坚持研发仿生产品让费斯托有别于其他的竞争者。” Dhruv说。

费斯托称,其每年的研发投入比例(研发费用/销售收入)达到8%。2017年公司全球销售收入31亿欧元(约合233.6亿元人民币),研发投入为2.45亿欧元(约合18.5亿元人民币)。

Dhruv表示,费斯托的产品灵感几乎都来自于大自然中的生物。他最喜欢的一个产品是机械手吸嘴,灵感来自于蜥蜴的舌头,理由很简单,“因为蜥蜴的舌头可以抓取各种动物”。

当然,设计灵感和实际投入市场的产品是两回事,以“水母”Airjelly为例,这款概念设计10年前就已做出,但至今仍未找到合适的应用领域。费斯托大量的研发投入,并不意味着会马上转化为实际的效益,这往往是科研驱动的企业需要承担的代价。

半导体行业的挑战:急速转变、难以预测

谈到半导体行业时,Dhruv说,“这是一个非常活跃、拥有急速转变特性的市场,很难预测它下一步的趋势,客户不再满足于单一的产品,也不再以传统的方式来制定和运行生产计划。”

费斯托高管和员工在2018年东南亚国际半导体展上

费斯托中国公司半导体行业东南亚区负责人徐奕临补充道,“只有在半导体和电子电气行业里面才会有这么快的变化。今年的产品是这样,明年的产品又是另一种感觉,每年的主题、产品的重心都在改变。”

徐奕临认为,面对市场的变化,想要引导趋势,速度是赢得竞争的关键。不过他也承认,在产品研发、生产和发货方面,速度一直不是费斯托这样的欧洲公司的传统优势,“公司在这一方面也花了很多的时间进行研究和讨论,”他说。

而在Dhruv看来,能否在较长期的维度里正确把握市场趋势、不断推出切合趋势的产品,将决定一家公司在半导体行业的发展能否成功。要建立这样的竞争力,不单单需要资金,更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建立相应的机制和体系。

生产向中国转移 加强在中国的研发队伍

目前费斯托正在中国济南投资建设新的全球生产中心。新工厂占地43万平方米,是原生产中心规模的5倍,位于济南高新区的孙村片区——济南市正在这里集中推进智能制造产业的发展。费斯托希望通过新的生产中心更好地服务快速发展的中国及东南亚市场。

“这可能是费斯托历史上最大的投资,”Dhruv表示,2到3年后,费斯托70%的产品将在中国生产(目前比例为30%,主要在德国生产),从中国供给全球市场。“虽然是在不同地区制造,但在中国的供应链与德国的相同,而且也都将按照德国的品质标准进行制造。”

费斯托为半导体产业提供的解决方案

 “和10年前我第一次去中国的时候相比,现在中国的制造技术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中国人用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使用技术,可以看到,中国有引领市场的趋势,这也是我们在中国做出如此巨大投资的原因。” Dhruv说。

徐奕临还透露,费斯托正在计划将上海技术中心的研发人员数量从现在的20-30人扩大到100人。而在10年前,费斯托所有的产品都是在德国研发。(作者 符翠仪 马利文 刘亚琼 摄影 王定洲)

若关于此文章您有进一步线索、建议或问题咨询等,欢迎联系 info@btimes.com.cn ;关于版权声明,请点此链接

*本文来自: 财经时报*
东南亚

中国图书逐渐“走进”东南亚读者的心

为期9天的海外华文书市于6月17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会展中心落下帷幕。始于2006年的海外华文书市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成为马来西亚规模最大的书展,吸引了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台湾、英国、美国、加拿大和新加坡等国家和地区的几百家优秀出版社,预计本届书展将吸引超过70万的访客。近年来,中国图书出版总量连续位居世界第一,无疑已经成为出版大国。但是,从出版大国到出版强国的道路是漫长的。
非洲
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