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

国产手表首获德国认证 中国手表制造技术跃升高端

通过德国国家天文台测试认证的这款“山城”牌手表产自重庆市的垫江县,是装配由重庆市钟表公司联合香港精密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PT5000型高端机械手表机芯。“山城”牌手表经过德国国家天文台手表检测认证中心15天严苛检验测试,以24小时走时误差 -3.8~+5.8秒的成绩通过检测认证。

  “中国制造跃升高端,国产手表首获德国天文台认证”——在中国钟表协会日前举办的发布会上,中国钟表协会代理理事长张宏光郑重宣布:“重庆市钟表公司生产的‘山城’手表经过严格测试,通过了德国国家天文台测试认证,验证了现今中国的制表技术、工艺已经跻身世界制表业先进之列!

  据悉,通过德国国家天文台测试认证的这款“山城”牌手表产自重庆市的垫江县,是装配由重庆市钟表公司联合香港精密科技有限公司自主研发的PT5000型高端机械手表机芯。这款“山城”牌高端手表由重庆市钟表公司送检后,经过德国国家天文台手表检测认证中心15天严苛检验测试,以24小时走时误差 -3.8~+5.8秒的成绩通过检测认证。重庆市钟表公司分别于1月24日、3月26日收到了德国国家天文台测试认证中心对他们送检的两批产品通过认证的报告。

  国际上权威的天文台手表检测认证机构分别在瑞士和德国。德国天文台手表认证,以对手表机芯、材质及工艺技术有着严岢的要求著称,每一只手表必须连续15~16天接受不同温度及位置的测试,达到平均日差在 -3.8秒~+5.8秒范围内的手表才能获得 “天文台表”的殊荣,每只手表才可以印上“Chronometer”。

  至此,重庆市钟表公司的“山城”牌手表成为迄今为止首个获得国际天文台认证机构认证的国产手表品牌。

  中国钟表协会代理理事长张宏光在接受采访时表示: 此次中国自主研发制造的手表通过德国天文台严格测试认证,验证了现今我国手表研制技术工艺已经迈入世界先进水平,激励中国钟表制造业加快自主创新、迈向高端精品的手表制造,为打造民族手表品牌、拓展全球市场奠定了坚实基础。

  据悉,长期以来,制约于国产制表业向高端手表发展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机芯,高端复杂机芯的手表对于机芯的质材和精准度要求非常高。2011年,香港精密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黎衍桥先生联手重庆市有关部门,组建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几乎拿出全部身家,对标瑞士钟表技术工艺,致力研发制造高端优质国产手表。公司先后投入研发经费3亿多元,购置了当今世界最先进的生产设备、检测设备,并先后派出8批次20余人到瑞士、德国等世界著名制表企业学习,制作推出了“山城”牌手表。经过6年的励精图治,“山城”牌手表按着世界一流的标准,质量产生了质的飞跃并能够量产, 满足行业配套的需要。

  2015年9月9日,重庆市钟表有限公司联合香港精密科技有限公司成功研发的首款高端机械手表机心PT5000型问世。PT5000机芯与瑞士“ETA”手表机芯质量标准一致。目前,“山城”手表每月可以生产上万只。

  重庆市钟表公司董事长黎衍桥透露,公司下一步将会计划建立一个钟表发展研究中心,专门为国内品牌设计生产独有的机械机芯,为品牌创造价值,为建设钟表强国贡献自己的力量和经验,使更多的中国品牌手表往高端发展,走向世界。

  在这次发布会上,中国钟表协会代理理事长张宏光发布了当前钟表行业的发展状况,介绍了我国钟表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重要作用,表达了多年来中国钟表企业家和钟表人为了对标钟表强国目标的不懈努力和坚守。张宏光表示,这款由我国生产的机芯问世,标志着我国钟表制作工艺已经达到国际先进水平,中国钟表产业已经与国际接轨,加快实现中国由钟表制造大国到钟表创造强国的宏伟目标!

  重庆钟表公司和天津海鸥表业集团在发布会上签订了合作协议,全国20多家钟表业企业共同签订了《中国钟表业高质量发展倡议书》。(记者 刘惠兰)

若关于此文章您有进一步线索、建议或问题咨询等,欢迎联系 info@btimes.com.cn ;关于版权声明,请点此链接

*本文来自: 经济日报*
东南亚

“海南万里真吾乡”——马来西亚海南华人文化访谈

同为南海上的岛屿 ,一个天涯海角,一个南洋风情。动荡的年代,让海南人第一次远离祖国,远渡异国。躲避纷乱、下洋淘金。从此一脚踏入马来西亚的疆域。百年前,海南华人在这里成家立业,开枝散叶,给这片融合多民族的土壤里注入活水。百年来他们世代守住传统,建海南会馆、祭妈祖文化......为的是让子子孙孙不忘归根。
非洲

肯尼亚:禁止进口连续通话时长低于8小时的手机

肯尼亚出台新方针,进口连续通话时长低于8小时或缺少操作手册的手机的行为将被认为是非法的,只有持牌的电讯供应商才能获得进口及分销手机的资格。而要想获得进口和分销的资格,这些手机的电池必须可以续航至少24小时。
北美
欧洲

德国和欧盟争相拯救伊朗核协议

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法国总统马克龙和其他欧盟领导人已经举行了紧急会议,试图挽救联合综合行动计划,认为公司应该能够自行决定是否与伊朗实体组织进行贸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