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洒在东非屋脊的国网情——鄂电铁军援埃工作侧记

2018-04-15 13:31:24 人民网
国网湖北电力在国家电网公司的总体部署下,组织了45名专业技术人员在2017年底分4批次踏上了帮扶之路,开展为期3个月的验收、调试、送电工作。这个全国第一家500千伏超高压输变电工程的运维单位,立志把国网先进的电力技术和管理方法带到埃塞,但在这个非洲最原始的国家,工作的开展远比想象中复杂、困难和艰辛。

  4月8日,将第五批援埃人员送上车的国网湖北电力检修公司总工程师严利雄,回想起几个月前,与援埃队友们在埃塞俄比亚度过的日日夜夜,不禁感慨万分。

  地处非洲东北部的埃塞俄比亚是世界上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平均海拔近3000米,有“非洲屋脊”之称。埃塞俄比亚复兴大坝水电站送出500千伏输变电工程(“GDHA工程”)是国家电网公司目前在海外竣工的规模和投资额最大的输变电工程,也是目前东部非洲线路最长、电压等级最高、输送容量最大的输变电工程,更是国家“一带一路”的示范工程。大坝输出经过Dedesa、Holeta(后文简称D站、H站)两座变电站,其中H站是世界规模最大的500kV变电站,工程包括620千米500千伏同塔双回线路,D\H两站之间的545千米500千伏同塔双回线路,以及总长98千米400千伏同杆双回线路。该工程凝结着中非友谊,对改善埃塞电网结构、解决埃塞首都地区电力供应紧张问题将发挥显著作用,对促进清洁能源外送和构建全球能源互联网更具有重要意义。

  由于埃塞方整体运维水平较低,亟需中方专业人员前去指导、援助开展两站和输电线路的生产准备、交接验收等运维工作。基于此,国网湖北电力在国家电网公司的总体部署下,组织了45名专业技术人员在2017年底分4批次踏上了帮扶之路,开展为期3个月的验收、调试、送电工作。这个全国第一家500千伏超高压输变电工程的运维单位,立志把国网先进的电力技术和管理方法带到埃塞,但在这个非洲最原始的国家,工作的开展远比想象中复杂、困难和艰辛。

  风险危机如影随形

  近年来,埃塞俄比亚暴乱不断,社会动荡不安,给援埃的人员带来很多安全隐患,但是这又是他们天天要面对的现实。当地的军人退役后,军队给其发一杆枪几颗子弹就算“转业费”,男人们放完牛羊没事做就拿着赶羊棍去游行,特别是在今年2月,埃塞的总理辞职事件中,70多名埃塞人在暴乱中死亡。当时援埃的湖北电力人正在那里,带队前去的国网湖北电力副总工程师刘祖永发现手机打不通、三级网全断的时候,政治敏感性极强的他立刻把所有人集中在一起,做出集体撤回国的决定。就在他们回国后的15天后,埃塞实行了为期6个月的全国戒严。

输电运维人员正在与埃塞人员一起线上作业

  据了解,这次协作工作的单位是由好几家公司组成,刘祖永作为现场领导小组副组长,在纷繁复杂的局势中权衡利弊,首先是保证技术人员的人生安全。“我把他们安全带来,也要把他们安全送回去。”在埃塞工作的几个月里,刘祖永制定了几条纪律,要求在完成任务的同时必须保证技术人员的安全,在站内的人员不到万不得已,一律不得单独出行,线路上的人员如果发现电话不通立即回站,并抓紧储备一周的食物。

  从H站到D站开车需要6小时,两站之间经过地区都是动乱地区,为协调和安排好工作,刘祖永和负责技术统筹的严利雄在3个月内来回往返了14次,有时候在路上遇到军警堵路、车辆被征用,他们就挤在当地人的小面包车上往变电站赶。

  “到了埃塞后,真的从心底里感受到祖国的好和祖国的强大,我们能生活在和平、富强的中国真的很幸福。”严利雄感叹着介绍,不光是电力建设,埃塞的高速、机场等地方到处能见到“中国制造”的影子,不管是当地的政府军还是反对派,只要看到中国人,都会十分礼遇,但暴乱和游行对验收工作和人身安全还是会造成不可避免的影响。

  “老高子”体味原始作业

  这几批援埃人员大多是自己主动报名参加的,输电运维班班长孙忠慧和刘志刚是有着几十年线路作业经验的“老高子”(老手),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实际工作情况要比想象中艰苦的多。

  当地的山岭起伏不大但海拔高,需要付出较大体力,有的地方车开不进去只能靠脚走,他们穿过丛丛灌木,背着工具从蜿蜒曲折的小河里跳着石跳来跳去,为克服带着疟疾病毒的蚊虫叮咬而穿的长袖衣服干了湿、湿了干;他们用斧头和绳子去除线路障碍,用树杆做的尺子在杆上测量距离;每天早上出去巡线验收后,各种因素导致回程的时间不确定,有的人带着方便面、有的人带着当地的主食“英吉拉”(一种发酵的酸薄饼),饿了就在山上、溪边就着榨菜干啃几口。“当地的一些食物我们不敢吃,因为不敢生病啊!万一身体影响了工作进度就麻烦了。”孙忠慧说道。就这样,他们在1100公里的线路上,发现缺陷540项,督促施工调试单位处理缺陷420项,并编制了巡视、定期维护轮换试验标准作业卡80份,工作难度和强度之大不言而喻。

  自然环境带来的困难还可以勉强克服,可社会局势不稳也给线路验收带来不少麻烦。“电话通的时候可以干活,如果电话不通就代表发生了大型动乱,我们离站几百公里,只能随时找附近的旅馆躲避。”刘志刚说。路过容易动乱的地区,他们都与雇佣的枪兵一起工作。有一次他拿着相机拍摄线路状况,正巧遇上一群军警和游行的队伍起了冲突,以为他是海外的记者,十几杆AK47瞬间顶到他头上,经过解释后,军方了解到他们是来帮助建设的中国人,才放下枪支虚惊一场。类似事件常有发生,好在他们有强大的祖国做支撑,有友好的行为做铺垫,有过硬的技术来说话,才化险为夷、化干戈为玉帛。

输电运维人员在田野间与埃塞人员共同进行线路检视

  累的时候,他们也困惑:抛家离子来到这个穷地方为了啥呢?但当他们看着当地的小孩们走很远的路背回一家人饮用的河水,看着沿途的埃塞平民对他们感激、友好的微笑,不禁感叹,如果能通过中国的技术输出改善他们的生活该有多好!特别是当他们看着一座座铁塔架着高压电线穿梭在山岭中,想象埃塞人今后的日子将会因自己这样的援助人员一点一滴的改善,一种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孙忠慧给记者看了一张照片,这是登机前的30分钟,线路验收人员第一次全员聚在一起,就着老干妈、榨菜在一起最后的聚餐,他说,照片背后,这些大老爷们儿哭的稀里哗啦。说到这里,想到这段时间熬过的各种险难困苦、想到能顺利完成任务平安归家,孙忠慧湿润了眼眶,各种滋味涌上心头。“如果下次有机会,我还想去埃塞!”没想到,他接着说出这样一句话。埃塞运维帮扶对所有参与者都是一次严峻的考验和磨炼,更是一次难得的人生经历。

  艰苦是磨练意志的有效药

  在等待大坝建成期间,H、D站带电运行会给埃塞国家电网带来一定的线损和能耗,因此当第一批人员到达的时候,D站处于停运状态。站内设备数量多、作业标准落后、管理标准原始粗糙,埃塞方和业主方对满站的设备两眼一抹黑:“如果你们不来,我们真不知道设备怎么调试,也不知道工作怎么开展。”据说,这是他们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因缺乏人员值守,站内有些灯泡、螺丝等当地人觉得实用的小东西经常被盗,这些东西在中国值不了几个钱,可是在工业不发达、交通又落后的埃塞,有钱都买不到。“这些看起来拎不上筷子的事常常影响验收进度,也增加了验收的难度。”变电运维班班长陈虎感叹道。

变电运维人员正在为埃塞电力公司人员讲解操作事宜

  他们需要把所有设备和检测项目按程序一一检查、记录、核实一遍,才能进行缺陷消除并方便下一批来援埃的同志,每天的任务都很饱满,没有节假日一说。

  “D站采用的是限时供电,我们必须抓紧时间在有电的时候调试检查,手机电脑没法用、高温没电扇,最惨的是连洗碗洗澡的水都没有。”陈虎又笑着介绍,没有电,水泵也无法抽水,他们早上吃完的碗,等到中午有汤的时候,用纸巾擦一下就算洗了碗;晚上开会的时候,就咬着手电筒写日志,一天天就这么过来了。

  除了工作和生活条件的艰苦,还有寂寞和枯燥难以言状。由于社会局势不稳和工作的特殊,变电运维人员是不允许随意出变电站的。“关在变电站的铁丝网内,只能白天看猩猩、晚上数星星。”陈虎笑道。有一次,他的同事李霄和李璐突然上吐下泻,担心得了疟疾,才驱车几个小时到首都去抽血检查,这是他们在埃塞走得最远的路程,这两个年轻人回程后,仍然坚持带病工作,打起精神参加核查和早晚会,感动了在场的很多人。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他们正是本着高度责任感和使命感,将专业、高效、规范的技术手把手地教给埃塞公司的员工,为埃塞方和业主方解决了无数难题;他们探索编写了一整套适合埃塞当地操作人员适用的《现场运行专用规程》,编制标准化验收作业指导卡5722份,消除变电缺陷226项,为埃塞方今后的管理运维提供了重要的参考。同时,团队还促成了H\D两站的永久性带电运行,将来或可使埃塞电网减少85%的跳闸率,为埃塞电网今后的安全稳定运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在今年元月27日召开的GDHA工程送电启动会上,国网公司相关领导对国网湖北电力的45位援埃人员给予了充分肯定,对他们克服重重困难、圆满完成H\D两站和整个线路的验收工作表示赞扬,他们的专业技术、工作态度和敬业精神也给埃塞方留下了深刻印象。

  据悉,后续有24名援埃人员将陆续前往埃塞,开展为期一年的变电运维帮扶工作,其中不乏前期参与过验收工作的人员。在那样艰苦的环境和不稳定的局势中工作过,还愿意再去吗?他们的回答非常肯定——“愿意!为国家推行‘一带一路’倡议做出自己的贡献,是许多人想做却没有机会做的事,我们有机会,也一定会做好!”(记者 梁晶晶 黎金勇 时雨欣)

若关于此文章您有进一步线索、建议或问题咨询等,欢迎联系 info@btimes.com.cn ;关于版权声明,请点此链接

非洲 一带一路 更多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