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GLOCAL 

财经时报智库:非洲经济发展综述系列之一——人口红利时代的投资思考

对于每一个来非洲投资的商业家来说,能够利用好这个非洲人口的红利时代将会是财富积累的巨大突破。

  非洲经济发展综述

  非洲大陆一直是一片神奇的土地。这里有着自十五世纪中叶以来近四百年间的贩奴血泪史,不同的殖民者让这片大陆的国家彼此间相差很大,无论是饮食还是宗教,习俗或是语言。非洲大陆有着世界上可以见到的各种类型的矿产资源和极其美丽的自然风光,但也有着世界上最为频繁的战乱、疾病、灾荒等等可怕的字眼。因此,在国人的世界里非洲一直是一个有些神秘、有些可怕的地方。

  但是,就是这样一个百废待兴的非洲,却是一个高于世界经济平均发展增长速率的神奇大陆。根据非洲开发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资料,非洲2015年经济发展速率分别为3.7%,高于英美国家超过1%(英美经济增速分别为2.6%和2.2%)。2016年虽然受到世界经济低迷、国际贸易进一步下滑的影响,非洲经济发展增速仅为1.7%,但仍和发达国家平均经济增速持平。同时即便在世界经济发展低迷的2016年,这片大陆无论是东非、西非、中非都有如同埃塞俄比亚、塞内加尔、科特迪瓦、喀麦隆一般经济发展增速仍然超过5%的国家,南非和北非由于灾害、石油出产低迷等原因经济增速下降明显,但仍然有毛里求斯、莫桑比克、阿尔及利亚等经济发展增速超过3%的国家。要知道这个数字已经远高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的经济增长速度。

  是什么给了非洲大陆这样的经济发展动力?又是什么将这片土地各国的发展变得极不平衡?财经时报智库专家将会根据非洲各国历年的经济发展数据,特别是非洲诸国2015和2016年的经济发展情况,整理出非洲目前经济发展的重要影响因素,并逐一进行分析,为投资者提出建议。

  系列之一:非洲人口红利时代的投资思考

  广阔的非洲的大陆经济在近十几年来,一直处于迅速发展的状态。特别是东非诸国保持了很多年将近10%的经济发展增速。这非常像1980年后的中国,经济发展速度保持高增长。很多经济学家表示这是非洲人口红利时代到来的结果,认为非洲将会是继中国之后第二个经济发展奇迹。

  所谓人口红利期,便是人口负担系数小于或等于50%的阶段,也称人口机会窗口期。那么非洲诸国也会和中国一样,迎来一轮40年的增长吗?这个问题对于每一个来非洲投资的商业家来说,都是必须考虑的。

  要解答这个问题,让我们先来全面的看一下非洲人口红利和经济发展的相对情况。非洲大部分国家均处于人口红利时代,其中低于25岁的青年人占非洲总人口的25%,整个社会处于较好的劳动产出阶段。根据2005年至2010年的统计数据,中部非洲乍得、刚果金等国的生育率均超过6,北非的人口生育率在2.0到2.9左右,南部非洲则在2.6到3.5之间。但通过比对经济发展增速,我们可以发现,经济基数基本相同的情况下,经济发展增速较慢的南非其人口生育率却高于增速较快的北非。同样即便在2016年全球经济发展普遍低迷的情况下,经济发展增速都超过6%的肯尼亚,其人口增长率仅为2.7%,这些现象貌似并不合乎人口红利的相关理论。  

  研究人口红利的经济学理论,世界上普遍认可的便是“新古典增长理论”。简单说,就是人均资本低的经济有更快的人均资本的提高,人均收入低的经济有更高的增长率。这个情况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广泛存在,但是对于非洲国家便不在适用,究其原因,主要是非洲大部分国家工业体系不健全,不具备完整的生产线无法进行多元化发展,依靠矿石和农业的国家较多,而这些属于生产效率较低,劳动产品价值和附加值都较低的产业,虽然劳动力投入较大,但是经济效果并不明显。而这个情况会让我们联想起“克-扬诅咒”,那两位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家对于东南亚及中国经济发展模式的批评。他们就是认为这些国家的经济只是单纯增加生产要素的投入,生产率没有提高,不能成为发展,也无法持续。这个理论似乎更适合非洲诸国目前的情况。

  那么为什么中国能够打破这个诅咒,发展了超过40年的时间?是因为这个理论完全错误了吗?其实并不然。纵观我国经济发展的历史,我们可以发现我们在人口红利时代,并不单纯依靠劳动力,同时也进行着加工设备,生产工具的改革和换代。这点从目前我国很多制造业、建筑业、加工业的设备处于世界先进水平这一点中便可以看出来。也就是说,中国经济发展在借助人口红利阶段的同时也注意了另一件大事,也就是科技化的发展、生产效率的提高。这点恰恰是“克-扬诅咒”中两位经济学家明确认为东南亚和中国不具有的能力。所以我们打破了这个诅咒,在过去30多年里,中国的生产力提高了16.7倍,其中仅仅有超过50%的原因来自于劳动生产力提高,另外的40%则是源于产业中的资源配置升级,由此可见科技确实是第一生产力。

  问题再次回到非洲,为什么非洲诸国无法如同中国一样更好的利用人口红利时代呢?笔者认为除了非洲诸国的经济发展并不健全,甚至有些畸形外,更多的是我国体制决定了国家对于大量生产要素更新的投入促进了加工技术的更新换代。而由于资金实力的限制,这个技术更新过程对于资本主义国家尚且需要很久的时间,更不用提本来就相对贫弱的非洲国家了。因此,大部分非洲国家依然保持着固有的经济形态,出口产品结构非常单一,无法完整的利用自身的人口红利优势。

  但是这种情况是不是就说明非洲的人口红利时代没有意义了呢?恰恰相反,能够利用好这个非洲人口的红利时代将会是每一个投资者财富积累的巨大突破。那么关键在哪里呢?投资,对于生产资料和物质资本的投资,当这个投资的数额可以从质变达到量变的程度的话,那么巨大的人口红利优势便可以被更好的使用了。特别是非洲国家大部分工业体系严重缺乏。很多产品生产线根本不是老旧,而是彻底没有,那么这时候引入完整的先进的生产线,等于让这个非洲国家此项产业跨越了几十年的发展,可以迅速提高生产效率,从而收获不错的经济效益,这个情况在上个世纪刚刚战败时的日本也发生过。所以回过头再去看非洲世界经济发展的不均匀便不再难理解,那些发展速度快、受世界经济影响小的国家,无一不是在过去或者近些年大量吸引投资,建立健全国家制造业产业结构的国家。

  所以说想要在非洲国家的投资中获得成功,想要利用好非洲国家的人口红利时代,那么投资者便要加大对于生产要素的投资,将劳动力转移到更为健全、完善的产业中,从而在劳动力增加的同时,进一步提升生产效率,这样投资的收益便可以得到保证。所以说,目前中国投资者大量向非洲国家引入生产线的做法是正确的。下一步仅仅是需要注意产业升级和人员的培训,如此便算是顺利搭上非洲这艘烧着人口红利燃料的大船。

  另外,非洲大部分国家地广人稀,足可以承载生育率较高带来的压力,很多非洲国家工业发展主要集中在大城市,未来向城市边缘,或者农村的发展空间很大,投资者可以进一步利用农村更为廉价的劳动力资源。

  同时,必须一提的是,投资非洲此举不仅不像某些国外媒体形容的去压榨非洲,反而是帮助非洲国家解决人口红利带来的高失业率的问题,属于典型的“双赢合作”。当然,投资者在非洲国家投资之前也要注意国家政局、配套产业、相关税收和法律政策才能够更好的规避风险,更为合理的使用好非洲国家人口红利期的优势,完成自身投资。(作者 财经时报智库成员 鸢尾)

推荐阅读:

财经时报智库:非洲经济发展综述系列之二——单一经济结构下的非洲投资考量

财经时报智库:非洲经济发展综述系列之三——非洲经济一体化发展的特殊性

财经时报智库:非洲经济发展综述系列之四——一体化经济发展的出路

财经时报智库:非洲经济发展综述系列之五——经济一体化联合发展的选择

 

若关于此文章您有进一步线索、建议或问题咨询等,欢迎联系 info@btimes.com.cn ;关于版权声明,请点此链接

*本文来自: 财经时报*
null
null
null